湛江鼎联互联网信息有限公司
欢迎来到湛江鼎联互联网信息有限公司!
为企业创造价值, 我们懂技术, 更懂营销!
独家专访马斯克:“拜登上台,我很兴奋”
Author:网络转载   Create time:2021-01-27 12:24:46    阅读量:50

拜登总统,有一位粉丝正在等着帮您来一起应对气候危机。他就是埃隆•马斯克。

在1月22日晚间与《财富》杂志进行的一场长时间的电话采访中,这位特斯拉的首席执行官、全球首富表示,他很高兴看到白宫发生的变化,因为拜登似乎更有决心来控制气候变化问题——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时,这项事业陷入停滞,如今终于能够重启。

马斯克说:“我对新政府专注气候问题感到非常激动。”他补充说,他在推特上关注了拜登,并正在密切观察着他的举措。

可以说,如今马斯克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他对民主党人表现出了日益强烈的热情。

多年以来,马斯克的政治态度一直是各路媒体频频猜测的焦点,而他此前也一直表现出种种右倾的行为:他阻止了特斯拉的工人在美国工厂建立工会的企图;在2018年国会选举中给共和党候选人的捐款比民主党人慷慨得多。他曾经花了数万美元,试图让共和党人控制众议院,不过后来以失败告终。

去年5月,他违反加州的停工令,让特斯拉的弗里蒙特工厂继续开工,与该州的民主党领导人发生了冲突。在去年9月被问及“打算支持特朗普还是拜登”时,他也闪烁其词,语焉不详。

“说实话,我不是说,其实我觉得……让我们先看看辩论进行得如何吧……”他告诉《纽约时报》的记者卡拉•斯威舍。他说,他“在社会问题上是左派,在经济上则是中间偏右,也许是中间派”。

但是现在,拜登已经入驻白宫。马斯克说,他正在全神贯注地关注着华盛顿的一举一动,并对其风向的转变表现得十分兴奋。

“我认为这是件大好事。在新政府的领导下,我对可持续能源的未来感到非常乐观。”他告诉《财富》杂志。“并不是说我们应该沾沾自喜,而是新政府力图应对气候危机的风向对我们十分利好。”

多年以来,马斯克和特朗普一直在某些观点上你来我往,表现合拍,相互站台——然而正是特朗普在气候问题上的政策,让两人之间出现了不可调和的裂痕,并最终分道扬镳。

在2016年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后,马斯克立刻飞到纽约的特朗普大厦与之会面。他并不是唯一试图吸引特朗普注意的科技巨头。特朗普大厦的聚会是一场科技界名流的社交盛宴,那时,亚马逊的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Alphabet时任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和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等人都位列其中。

但马斯克似乎比其他人更受特朗普的青睐。在展现特朗普白宫生涯初期的一书《火与怒》(Fire and Fury)中,作者迈克尔•沃尔夫表示,马斯克至少向特朗普游说过他宏大愿景中的一项关键计划——SpaceX飞船的火星任务,“特朗普非常激动”。马斯克还同意担任特朗普的经济顾问委员会和制造业就业机会计划委员会的成员,即使在特朗普签署了对大多数穆斯林国家的签证禁令、并引发Uber的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辞职后,他仍然任职其中。

然而马斯克仅在几个月后就退出了这些委员会——当时,特朗普宣布,他将让美国退出关于共同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该协定于2015年签署,有180个国家参与。

马斯克说,此举对他而言,无疑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作为全球领先的电动汽车公司负责人,他再也不能公然与一位不遵守全球气候政策的总统站在同一阵线上了。而拜登在1月20日宣誓就职后的几小时内,就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重新加入《巴黎协定》。

但是,为什么马斯克一开始与特朗普站在同一阵线上呢?

“我说过……应对气候危机和其他种种问题对我们来说迫在眉睫。”马斯克告诉《财富》杂志。“我很相信他的话,他真的会说到做到。”

他说,现在,随着拜登开始制定详细的环境政策——肯定与特朗普时期截然不同,他也正等着有机会再次介入,包括加速政策的转变——朝着更利好电动汽车和可再生能源的方向。

马斯克说,他“不想”插手拜登的事务。“他们有很多事情要做。”他笑着说。但他也表示,他的助理们已经与白宫进行了非正式会面。“我的团队非常注重环境问题,他们也认识很多拜登请来的相关人士。”

马斯克说,一旦这些白宫官员准备就绪,“我们将尽最大努力,为新政府提供应对气候问题上的帮助。”

独家专访马斯克:“拜登上台,我很兴奋”
2021-01-27 12:24:46   source:网络转载

拜登总统,有一位粉丝正在等着帮您来一起应对气候危机。他就是埃隆•马斯克。

在1月22日晚间与《财富》杂志进行的一场长时间的电话采访中,这位特斯拉的首席执行官、全球首富表示,他很高兴看到白宫发生的变化,因为拜登似乎更有决心来控制气候变化问题——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时,这项事业陷入停滞,如今终于能够重启。

马斯克说:“我对新政府专注气候问题感到非常激动。”他补充说,他在推特上关注了拜登,并正在密切观察着他的举措。

可以说,如今马斯克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他对民主党人表现出了日益强烈的热情。

多年以来,马斯克的政治态度一直是各路媒体频频猜测的焦点,而他此前也一直表现出种种右倾的行为:他阻止了特斯拉的工人在美国工厂建立工会的企图;在2018年国会选举中给共和党候选人的捐款比民主党人慷慨得多。他曾经花了数万美元,试图让共和党人控制众议院,不过后来以失败告终。

去年5月,他违反加州的停工令,让特斯拉的弗里蒙特工厂继续开工,与该州的民主党领导人发生了冲突。在去年9月被问及“打算支持特朗普还是拜登”时,他也闪烁其词,语焉不详。

“说实话,我不是说,其实我觉得……让我们先看看辩论进行得如何吧……”他告诉《纽约时报》的记者卡拉•斯威舍。他说,他“在社会问题上是左派,在经济上则是中间偏右,也许是中间派”。

但是现在,拜登已经入驻白宫。马斯克说,他正在全神贯注地关注着华盛顿的一举一动,并对其风向的转变表现得十分兴奋。

“我认为这是件大好事。在新政府的领导下,我对可持续能源的未来感到非常乐观。”他告诉《财富》杂志。“并不是说我们应该沾沾自喜,而是新政府力图应对气候危机的风向对我们十分利好。”

多年以来,马斯克和特朗普一直在某些观点上你来我往,表现合拍,相互站台——然而正是特朗普在气候问题上的政策,让两人之间出现了不可调和的裂痕,并最终分道扬镳。

在2016年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后,马斯克立刻飞到纽约的特朗普大厦与之会面。他并不是唯一试图吸引特朗普注意的科技巨头。特朗普大厦的聚会是一场科技界名流的社交盛宴,那时,亚马逊的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Alphabet时任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和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等人都位列其中。

但马斯克似乎比其他人更受特朗普的青睐。在展现特朗普白宫生涯初期的一书《火与怒》(Fire and Fury)中,作者迈克尔•沃尔夫表示,马斯克至少向特朗普游说过他宏大愿景中的一项关键计划——SpaceX飞船的火星任务,“特朗普非常激动”。马斯克还同意担任特朗普的经济顾问委员会和制造业就业机会计划委员会的成员,即使在特朗普签署了对大多数穆斯林国家的签证禁令、并引发Uber的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辞职后,他仍然任职其中。

然而马斯克仅在几个月后就退出了这些委员会——当时,特朗普宣布,他将让美国退出关于共同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该协定于2015年签署,有180个国家参与。

马斯克说,此举对他而言,无疑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作为全球领先的电动汽车公司负责人,他再也不能公然与一位不遵守全球气候政策的总统站在同一阵线上了。而拜登在1月20日宣誓就职后的几小时内,就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重新加入《巴黎协定》。

但是,为什么马斯克一开始与特朗普站在同一阵线上呢?

“我说过……应对气候危机和其他种种问题对我们来说迫在眉睫。”马斯克告诉《财富》杂志。“我很相信他的话,他真的会说到做到。”

他说,现在,随着拜登开始制定详细的环境政策——肯定与特朗普时期截然不同,他也正等着有机会再次介入,包括加速政策的转变——朝着更利好电动汽车和可再生能源的方向。

马斯克说,他“不想”插手拜登的事务。“他们有很多事情要做。”他笑着说。但他也表示,他的助理们已经与白宫进行了非正式会面。“我的团队非常注重环境问题,他们也认识很多拜登请来的相关人士。”

马斯克说,一旦这些白宫官员准备就绪,“我们将尽最大努力,为新政府提供应对气候问题上的帮助。”

客服

客户在线沟通:

电话

184759303257*24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独家专访马斯克:“拜登上台,我很兴奋”
Author:网络转载   Create time:2021-01-27 12:24:46    阅读量:50

拜登总统,有一位粉丝正在等着帮您来一起应对气候危机。他就是埃隆•马斯克。

在1月22日晚间与《财富》杂志进行的一场长时间的电话采访中,这位特斯拉的首席执行官、全球首富表示,他很高兴看到白宫发生的变化,因为拜登似乎更有决心来控制气候变化问题——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时,这项事业陷入停滞,如今终于能够重启。

马斯克说:“我对新政府专注气候问题感到非常激动。”他补充说,他在推特上关注了拜登,并正在密切观察着他的举措。

可以说,如今马斯克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他对民主党人表现出了日益强烈的热情。

多年以来,马斯克的政治态度一直是各路媒体频频猜测的焦点,而他此前也一直表现出种种右倾的行为:他阻止了特斯拉的工人在美国工厂建立工会的企图;在2018年国会选举中给共和党候选人的捐款比民主党人慷慨得多。他曾经花了数万美元,试图让共和党人控制众议院,不过后来以失败告终。

去年5月,他违反加州的停工令,让特斯拉的弗里蒙特工厂继续开工,与该州的民主党领导人发生了冲突。在去年9月被问及“打算支持特朗普还是拜登”时,他也闪烁其词,语焉不详。

“说实话,我不是说,其实我觉得……让我们先看看辩论进行得如何吧……”他告诉《纽约时报》的记者卡拉•斯威舍。他说,他“在社会问题上是左派,在经济上则是中间偏右,也许是中间派”。

但是现在,拜登已经入驻白宫。马斯克说,他正在全神贯注地关注着华盛顿的一举一动,并对其风向的转变表现得十分兴奋。

“我认为这是件大好事。在新政府的领导下,我对可持续能源的未来感到非常乐观。”他告诉《财富》杂志。“并不是说我们应该沾沾自喜,而是新政府力图应对气候危机的风向对我们十分利好。”

多年以来,马斯克和特朗普一直在某些观点上你来我往,表现合拍,相互站台——然而正是特朗普在气候问题上的政策,让两人之间出现了不可调和的裂痕,并最终分道扬镳。

在2016年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后,马斯克立刻飞到纽约的特朗普大厦与之会面。他并不是唯一试图吸引特朗普注意的科技巨头。特朗普大厦的聚会是一场科技界名流的社交盛宴,那时,亚马逊的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Alphabet时任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和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等人都位列其中。

但马斯克似乎比其他人更受特朗普的青睐。在展现特朗普白宫生涯初期的一书《火与怒》(Fire and Fury)中,作者迈克尔•沃尔夫表示,马斯克至少向特朗普游说过他宏大愿景中的一项关键计划——SpaceX飞船的火星任务,“特朗普非常激动”。马斯克还同意担任特朗普的经济顾问委员会和制造业就业机会计划委员会的成员,即使在特朗普签署了对大多数穆斯林国家的签证禁令、并引发Uber的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辞职后,他仍然任职其中。

然而马斯克仅在几个月后就退出了这些委员会——当时,特朗普宣布,他将让美国退出关于共同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该协定于2015年签署,有180个国家参与。

马斯克说,此举对他而言,无疑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作为全球领先的电动汽车公司负责人,他再也不能公然与一位不遵守全球气候政策的总统站在同一阵线上了。而拜登在1月20日宣誓就职后的几小时内,就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重新加入《巴黎协定》。

但是,为什么马斯克一开始与特朗普站在同一阵线上呢?

“我说过……应对气候危机和其他种种问题对我们来说迫在眉睫。”马斯克告诉《财富》杂志。“我很相信他的话,他真的会说到做到。”

他说,现在,随着拜登开始制定详细的环境政策——肯定与特朗普时期截然不同,他也正等着有机会再次介入,包括加速政策的转变——朝着更利好电动汽车和可再生能源的方向。

马斯克说,他“不想”插手拜登的事务。“他们有很多事情要做。”他笑着说。但他也表示,他的助理们已经与白宫进行了非正式会面。“我的团队非常注重环境问题,他们也认识很多拜登请来的相关人士。”

马斯克说,一旦这些白宫官员准备就绪,“我们将尽最大努力,为新政府提供应对气候问题上的帮助。”

独家专访马斯克:“拜登上台,我很兴奋”
2021-01-27 12:24:46   source:网络转载

拜登总统,有一位粉丝正在等着帮您来一起应对气候危机。他就是埃隆•马斯克。

在1月22日晚间与《财富》杂志进行的一场长时间的电话采访中,这位特斯拉的首席执行官、全球首富表示,他很高兴看到白宫发生的变化,因为拜登似乎更有决心来控制气候变化问题——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时,这项事业陷入停滞,如今终于能够重启。

马斯克说:“我对新政府专注气候问题感到非常激动。”他补充说,他在推特上关注了拜登,并正在密切观察着他的举措。

可以说,如今马斯克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他对民主党人表现出了日益强烈的热情。

多年以来,马斯克的政治态度一直是各路媒体频频猜测的焦点,而他此前也一直表现出种种右倾的行为:他阻止了特斯拉的工人在美国工厂建立工会的企图;在2018年国会选举中给共和党候选人的捐款比民主党人慷慨得多。他曾经花了数万美元,试图让共和党人控制众议院,不过后来以失败告终。

去年5月,他违反加州的停工令,让特斯拉的弗里蒙特工厂继续开工,与该州的民主党领导人发生了冲突。在去年9月被问及“打算支持特朗普还是拜登”时,他也闪烁其词,语焉不详。

“说实话,我不是说,其实我觉得……让我们先看看辩论进行得如何吧……”他告诉《纽约时报》的记者卡拉•斯威舍。他说,他“在社会问题上是左派,在经济上则是中间偏右,也许是中间派”。

但是现在,拜登已经入驻白宫。马斯克说,他正在全神贯注地关注着华盛顿的一举一动,并对其风向的转变表现得十分兴奋。

“我认为这是件大好事。在新政府的领导下,我对可持续能源的未来感到非常乐观。”他告诉《财富》杂志。“并不是说我们应该沾沾自喜,而是新政府力图应对气候危机的风向对我们十分利好。”

多年以来,马斯克和特朗普一直在某些观点上你来我往,表现合拍,相互站台——然而正是特朗普在气候问题上的政策,让两人之间出现了不可调和的裂痕,并最终分道扬镳。

在2016年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后,马斯克立刻飞到纽约的特朗普大厦与之会面。他并不是唯一试图吸引特朗普注意的科技巨头。特朗普大厦的聚会是一场科技界名流的社交盛宴,那时,亚马逊的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Alphabet时任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和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等人都位列其中。

但马斯克似乎比其他人更受特朗普的青睐。在展现特朗普白宫生涯初期的一书《火与怒》(Fire and Fury)中,作者迈克尔•沃尔夫表示,马斯克至少向特朗普游说过他宏大愿景中的一项关键计划——SpaceX飞船的火星任务,“特朗普非常激动”。马斯克还同意担任特朗普的经济顾问委员会和制造业就业机会计划委员会的成员,即使在特朗普签署了对大多数穆斯林国家的签证禁令、并引发Uber的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辞职后,他仍然任职其中。

然而马斯克仅在几个月后就退出了这些委员会——当时,特朗普宣布,他将让美国退出关于共同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该协定于2015年签署,有180个国家参与。

马斯克说,此举对他而言,无疑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作为全球领先的电动汽车公司负责人,他再也不能公然与一位不遵守全球气候政策的总统站在同一阵线上了。而拜登在1月20日宣誓就职后的几小时内,就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重新加入《巴黎协定》。

但是,为什么马斯克一开始与特朗普站在同一阵线上呢?

“我说过……应对气候危机和其他种种问题对我们来说迫在眉睫。”马斯克告诉《财富》杂志。“我很相信他的话,他真的会说到做到。”

他说,现在,随着拜登开始制定详细的环境政策——肯定与特朗普时期截然不同,他也正等着有机会再次介入,包括加速政策的转变——朝着更利好电动汽车和可再生能源的方向。

马斯克说,他“不想”插手拜登的事务。“他们有很多事情要做。”他笑着说。但他也表示,他的助理们已经与白宫进行了非正式会面。“我的团队非常注重环境问题,他们也认识很多拜登请来的相关人士。”

马斯克说,一旦这些白宫官员准备就绪,“我们将尽最大努力,为新政府提供应对气候问题上的帮助。”

微信咨询
关注公众号

湛江鼎联互联网信息有限公司

18475930325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Company address:广东省湛江市赤坎区东园西18号

湛江鼎联互联网信息有限公司

微信咨询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