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新增2651例确诊病例累计15113例,死亡超千例
Author:陈志强   Create time:2020-03-13 09:48:06    阅读量:1837

当地时间3月12日18时,意大利民防部门负责人、新冠病毒应急委员会专员安杰洛·博雷利在例行疫情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该国现存新冠肺炎病例12839例,其中重症病患1153例;累计治愈1258人;新增死亡病例189例,累计死亡1016人。

截至目前,意大利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5113例,较前一天增加2651例。

意大利政府已经加大个人和公共活动的限制范围,自3月10日起全国封城。但每天的新增确诊人数还在快速上升,和一周前相比,累计确诊人数将近翻了两番。
       


国内疫情爆发后,病毒开始往各国输出。

              


根据WHO(世界卫生组织)3月9日的疫情通报,目前除中国外累计病例数最多的国家依次是意大利、韩国及伊朗。但意大利的病死率率远高于其他两国,为6.2%。

             

从仅有3例确诊发展到全球第二的疫情爆发国和病死率最高的国家,中间仅仅隔了一个月。究竟是什么导致了意大利疫情的迅速白热化? 

首先要在这里辟个谣。近日有传闻称,意大利之所以疫情那么严重和中国人聚集有关。一是米兰周边很多时尚单品代工厂的工人是中国人,但实际上米兰的确诊人数并没有很高;二是称意大利的城市普拉托是制衣工业重镇,工人同样很多都是中国人,但普拉托目前的确诊病例仅7例。

               


那么原因到底是什么? 

疫情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12月 

其实意大利前期采取措施是非常及时的。当地时间1月30日,意大利首次确诊两例新冠肺炎病例,是一对中国游客。同日,总理孔特即宣布中断所有往返中国的航班;1月31日,意大利宣布全国进入为期6个月的紧急状态。之后一切风平浪静,但疫情却在2月22日瞬间大规模爆发,经济最繁荣的伦巴第大区首当其冲。 

一夜之间情况急转直下,一部分原因是没有人意识到,病毒其实已经悄无声息地在意大利传播了很久。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一家位于米兰的医院在疫情爆发后检测了3份来自伦巴第大区的病毒样本,发现可能在2月20日的几周前,甚至在航班往返中国的禁令颁布前,病毒就已经存在在意大利了。

Massimo Galli,该医院传染病科的科长,在接受《晚邮报》采访时说:“病毒在进入意大利后有一段潜伏期,早期阶段的很多感染者症状很轻,甚至完全没有症状。”他认为,病毒可能早在一月中旬就已入境。 

然而在1月底到2月20日,意大利的所有防疫政策都以阻止境外输入病例为重心,对境内几乎没有采取管理。民众对病毒缺乏警惕性和敏感性,乃至连第一例非输入性病例都没有及时发现、控制。 

2月20日,意大利的第一例境内确诊病例出现在伦巴第大区,是一位38岁的男子。该男子从出现症状到被安排检测,前后共就了四次医,足足花了一周时间。因没有任何中国旅行史,前几次医院给他开的都是治疗流感的药物。 

即便在检测前的36个小时内,医院也未曾对他实施隔离。他在完全不被阻拦的情况下接触了多位朋友、家人及医护人员。 


这位男子在1月21日与一位从武汉回来的意大利友人聚餐,但友人在之后的检测中呈阴性,意大利无法准确定位到“零号患者”。如今疫情扩散,理清源头更是海底捞针,难上加难。

“一号患者“并不是唯一一例遭忽视的病例。伦巴第大区科多尼奥市一家医院的急诊室负责人Stefano Paglia向《共和报》透露,在12月底曾有大批肺炎患者前来医院就医,他们当中很有可能存在新冠肺炎患者,但最终医生都以治疗流感的方式进行治疗。 

老龄化人口结构拉高重症、死亡风险 

这场疫情中的高危人群是患有基础性疾病的老年人。而意大利的老龄化社会结构无疑雪上加霜。 

根据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的人口数据,截至2019年,意大利65岁以上人口占比为23%,属全欧洲最高。 

当地时间3月10日,意大利卫生部对8342例病例进行了统计分析:37.4%的病例年龄在51岁到70岁之间,39.2%在70岁以上;2月24日,中国-世卫组织联合考察专家组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77.8%的患者在30-69岁之间。相比下,意大利患者中老年人的比例远高于中国。 

       


这也带来了几乎是全世界最高的重症率和死亡率。《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联合考察报告》曾指出,新冠肺炎的重症率大约在20%左右(13.8%的重症,6.1%的危重症),而在意大利卫生部的统计中,6%为重症,19%为危重,重症率达25%。 

卫生部在3月6日还曾公布过最先死亡的105例病例的年龄情况,其中97.1%的死亡患者在60岁以上。在中国,这个数据为80%。 

对意大利而言,控制死亡率的关键就是保护老年人。3月7日,卫生部发布公告建议老年人尽量隔离在家、减少外出,可此外暂未出台其他保护机制。

北部医疗资源缺口大,南部岌岌可危 

意大利卫生部的数据显示,截至当地3月10日18时,8514名病患中有5038例正在住院治疗,877名处于重症监护中。但因病例分布的极度不均匀,北部的伦巴第大区承担着极大的医疗压力,最直观的现象就是床位告急。


877名重症监护病人中,伦巴第大区占了466名。据《卫报》,伦巴第的重症监护床位总数约为660。床位资源面临饱和。

为了尽可能缓解当地医疗压力,腾出床位,伦巴第区政府规定,只要重症病人连续三天不再发热并有好转迹象,便可以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出来。 

同时,伦巴第在尽力扩充医疗团队。大区主席Attilio Fontana呼吁当地大学让今年护理专业的学生提早毕业,并鼓励私立医院接收急需救治的新冠肺炎病人;政府拨款6亿欧元用于征聘20000名医生及护士。 

国家也开始往疫情重灾区抽调人手。3月8日,意大利总理孔特签署抗击疫情紧急法令,从全国征调20万医护人员进入疫情重灾区。

在全国极力填补北部资源缺口的情况下,病毒却存在着蔓延至南部的风险。在3月8日封锁14省的消息出来后,大量居民出逃至国家南部,其中不乏新冠病毒携带者。据《卫报》报道,短短两天时间,就有9000余人从北部逃亡至南部的普利亚大区,目前普利亚政府已对这群人进行了登记并隔离了大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意大利南部的经济水平较北部有很大的差距,两者的人均GDP分别为17200欧和31800欧;现有医疗资源的抗压能力也不强,人手、设备数量不及北部。可以预料若疫情真的在南部扩散,会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向来,意大利用于医疗系统的支出是较为欠缺的。根据欧洲统计局数据,意大利2017年用于保障医疗福利的费用仅占公民社会保护总费用的28.8%,而欧盟国家这一数字的平均水平为37.1%。 

2018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人类发展指数与指标》报告中,根据每万人床位数将全球189个国家划分为高、中、低三个层次,意大利仅位于中水平,每万人床位数为34,远低于德国(82)、法国(64)、芬兰(55)等欧洲国家。

意大利新增2651例确诊病例累计15113例,死亡超千例
2020-03-13 09:48:06   source:陈志强

当地时间3月12日18时,意大利民防部门负责人、新冠病毒应急委员会专员安杰洛·博雷利在例行疫情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该国现存新冠肺炎病例12839例,其中重症病患1153例;累计治愈1258人;新增死亡病例189例,累计死亡1016人。

截至目前,意大利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5113例,较前一天增加2651例。

意大利政府已经加大个人和公共活动的限制范围,自3月10日起全国封城。但每天的新增确诊人数还在快速上升,和一周前相比,累计确诊人数将近翻了两番。
       


国内疫情爆发后,病毒开始往各国输出。

              


根据WHO(世界卫生组织)3月9日的疫情通报,目前除中国外累计病例数最多的国家依次是意大利、韩国及伊朗。但意大利的病死率率远高于其他两国,为6.2%。

             

从仅有3例确诊发展到全球第二的疫情爆发国和病死率最高的国家,中间仅仅隔了一个月。究竟是什么导致了意大利疫情的迅速白热化? 

首先要在这里辟个谣。近日有传闻称,意大利之所以疫情那么严重和中国人聚集有关。一是米兰周边很多时尚单品代工厂的工人是中国人,但实际上米兰的确诊人数并没有很高;二是称意大利的城市普拉托是制衣工业重镇,工人同样很多都是中国人,但普拉托目前的确诊病例仅7例。

               


那么原因到底是什么? 

疫情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12月 

其实意大利前期采取措施是非常及时的。当地时间1月30日,意大利首次确诊两例新冠肺炎病例,是一对中国游客。同日,总理孔特即宣布中断所有往返中国的航班;1月31日,意大利宣布全国进入为期6个月的紧急状态。之后一切风平浪静,但疫情却在2月22日瞬间大规模爆发,经济最繁荣的伦巴第大区首当其冲。 

一夜之间情况急转直下,一部分原因是没有人意识到,病毒其实已经悄无声息地在意大利传播了很久。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一家位于米兰的医院在疫情爆发后检测了3份来自伦巴第大区的病毒样本,发现可能在2月20日的几周前,甚至在航班往返中国的禁令颁布前,病毒就已经存在在意大利了。

Massimo Galli,该医院传染病科的科长,在接受《晚邮报》采访时说:“病毒在进入意大利后有一段潜伏期,早期阶段的很多感染者症状很轻,甚至完全没有症状。”他认为,病毒可能早在一月中旬就已入境。 

然而在1月底到2月20日,意大利的所有防疫政策都以阻止境外输入病例为重心,对境内几乎没有采取管理。民众对病毒缺乏警惕性和敏感性,乃至连第一例非输入性病例都没有及时发现、控制。 

2月20日,意大利的第一例境内确诊病例出现在伦巴第大区,是一位38岁的男子。该男子从出现症状到被安排检测,前后共就了四次医,足足花了一周时间。因没有任何中国旅行史,前几次医院给他开的都是治疗流感的药物。 

即便在检测前的36个小时内,医院也未曾对他实施隔离。他在完全不被阻拦的情况下接触了多位朋友、家人及医护人员。 


这位男子在1月21日与一位从武汉回来的意大利友人聚餐,但友人在之后的检测中呈阴性,意大利无法准确定位到“零号患者”。如今疫情扩散,理清源头更是海底捞针,难上加难。

“一号患者“并不是唯一一例遭忽视的病例。伦巴第大区科多尼奥市一家医院的急诊室负责人Stefano Paglia向《共和报》透露,在12月底曾有大批肺炎患者前来医院就医,他们当中很有可能存在新冠肺炎患者,但最终医生都以治疗流感的方式进行治疗。 

老龄化人口结构拉高重症、死亡风险 

这场疫情中的高危人群是患有基础性疾病的老年人。而意大利的老龄化社会结构无疑雪上加霜。 

根据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的人口数据,截至2019年,意大利65岁以上人口占比为23%,属全欧洲最高。 

当地时间3月10日,意大利卫生部对8342例病例进行了统计分析:37.4%的病例年龄在51岁到70岁之间,39.2%在70岁以上;2月24日,中国-世卫组织联合考察专家组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77.8%的患者在30-69岁之间。相比下,意大利患者中老年人的比例远高于中国。 

       


这也带来了几乎是全世界最高的重症率和死亡率。《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联合考察报告》曾指出,新冠肺炎的重症率大约在20%左右(13.8%的重症,6.1%的危重症),而在意大利卫生部的统计中,6%为重症,19%为危重,重症率达25%。 

卫生部在3月6日还曾公布过最先死亡的105例病例的年龄情况,其中97.1%的死亡患者在60岁以上。在中国,这个数据为80%。 

对意大利而言,控制死亡率的关键就是保护老年人。3月7日,卫生部发布公告建议老年人尽量隔离在家、减少外出,可此外暂未出台其他保护机制。

北部医疗资源缺口大,南部岌岌可危 

意大利卫生部的数据显示,截至当地3月10日18时,8514名病患中有5038例正在住院治疗,877名处于重症监护中。但因病例分布的极度不均匀,北部的伦巴第大区承担着极大的医疗压力,最直观的现象就是床位告急。


877名重症监护病人中,伦巴第大区占了466名。据《卫报》,伦巴第的重症监护床位总数约为660。床位资源面临饱和。

为了尽可能缓解当地医疗压力,腾出床位,伦巴第区政府规定,只要重症病人连续三天不再发热并有好转迹象,便可以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出来。 

同时,伦巴第在尽力扩充医疗团队。大区主席Attilio Fontana呼吁当地大学让今年护理专业的学生提早毕业,并鼓励私立医院接收急需救治的新冠肺炎病人;政府拨款6亿欧元用于征聘20000名医生及护士。 

国家也开始往疫情重灾区抽调人手。3月8日,意大利总理孔特签署抗击疫情紧急法令,从全国征调20万医护人员进入疫情重灾区。

在全国极力填补北部资源缺口的情况下,病毒却存在着蔓延至南部的风险。在3月8日封锁14省的消息出来后,大量居民出逃至国家南部,其中不乏新冠病毒携带者。据《卫报》报道,短短两天时间,就有9000余人从北部逃亡至南部的普利亚大区,目前普利亚政府已对这群人进行了登记并隔离了大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意大利南部的经济水平较北部有很大的差距,两者的人均GDP分别为17200欧和31800欧;现有医疗资源的抗压能力也不强,人手、设备数量不及北部。可以预料若疫情真的在南部扩散,会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向来,意大利用于医疗系统的支出是较为欠缺的。根据欧洲统计局数据,意大利2017年用于保障医疗福利的费用仅占公民社会保护总费用的28.8%,而欧盟国家这一数字的平均水平为37.1%。 

2018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人类发展指数与指标》报告中,根据每万人床位数将全球189个国家划分为高、中、低三个层次,意大利仅位于中水平,每万人床位数为34,远低于德国(82)、法国(64)、芬兰(55)等欧洲国家。

客服

客户在线沟通:

电话

184759303257*24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意大利新增2651例确诊病例累计15113例,死亡超千例
Author:陈志强   Create time:2020-03-13 09:48:06    阅读量:1837

当地时间3月12日18时,意大利民防部门负责人、新冠病毒应急委员会专员安杰洛·博雷利在例行疫情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该国现存新冠肺炎病例12839例,其中重症病患1153例;累计治愈1258人;新增死亡病例189例,累计死亡1016人。

截至目前,意大利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5113例,较前一天增加2651例。

意大利政府已经加大个人和公共活动的限制范围,自3月10日起全国封城。但每天的新增确诊人数还在快速上升,和一周前相比,累计确诊人数将近翻了两番。
       


国内疫情爆发后,病毒开始往各国输出。

              


根据WHO(世界卫生组织)3月9日的疫情通报,目前除中国外累计病例数最多的国家依次是意大利、韩国及伊朗。但意大利的病死率率远高于其他两国,为6.2%。

             

从仅有3例确诊发展到全球第二的疫情爆发国和病死率最高的国家,中间仅仅隔了一个月。究竟是什么导致了意大利疫情的迅速白热化? 

首先要在这里辟个谣。近日有传闻称,意大利之所以疫情那么严重和中国人聚集有关。一是米兰周边很多时尚单品代工厂的工人是中国人,但实际上米兰的确诊人数并没有很高;二是称意大利的城市普拉托是制衣工业重镇,工人同样很多都是中国人,但普拉托目前的确诊病例仅7例。

               


那么原因到底是什么? 

疫情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12月 

其实意大利前期采取措施是非常及时的。当地时间1月30日,意大利首次确诊两例新冠肺炎病例,是一对中国游客。同日,总理孔特即宣布中断所有往返中国的航班;1月31日,意大利宣布全国进入为期6个月的紧急状态。之后一切风平浪静,但疫情却在2月22日瞬间大规模爆发,经济最繁荣的伦巴第大区首当其冲。 

一夜之间情况急转直下,一部分原因是没有人意识到,病毒其实已经悄无声息地在意大利传播了很久。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一家位于米兰的医院在疫情爆发后检测了3份来自伦巴第大区的病毒样本,发现可能在2月20日的几周前,甚至在航班往返中国的禁令颁布前,病毒就已经存在在意大利了。

Massimo Galli,该医院传染病科的科长,在接受《晚邮报》采访时说:“病毒在进入意大利后有一段潜伏期,早期阶段的很多感染者症状很轻,甚至完全没有症状。”他认为,病毒可能早在一月中旬就已入境。 

然而在1月底到2月20日,意大利的所有防疫政策都以阻止境外输入病例为重心,对境内几乎没有采取管理。民众对病毒缺乏警惕性和敏感性,乃至连第一例非输入性病例都没有及时发现、控制。 

2月20日,意大利的第一例境内确诊病例出现在伦巴第大区,是一位38岁的男子。该男子从出现症状到被安排检测,前后共就了四次医,足足花了一周时间。因没有任何中国旅行史,前几次医院给他开的都是治疗流感的药物。 

即便在检测前的36个小时内,医院也未曾对他实施隔离。他在完全不被阻拦的情况下接触了多位朋友、家人及医护人员。 


这位男子在1月21日与一位从武汉回来的意大利友人聚餐,但友人在之后的检测中呈阴性,意大利无法准确定位到“零号患者”。如今疫情扩散,理清源头更是海底捞针,难上加难。

“一号患者“并不是唯一一例遭忽视的病例。伦巴第大区科多尼奥市一家医院的急诊室负责人Stefano Paglia向《共和报》透露,在12月底曾有大批肺炎患者前来医院就医,他们当中很有可能存在新冠肺炎患者,但最终医生都以治疗流感的方式进行治疗。 

老龄化人口结构拉高重症、死亡风险 

这场疫情中的高危人群是患有基础性疾病的老年人。而意大利的老龄化社会结构无疑雪上加霜。 

根据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的人口数据,截至2019年,意大利65岁以上人口占比为23%,属全欧洲最高。 

当地时间3月10日,意大利卫生部对8342例病例进行了统计分析:37.4%的病例年龄在51岁到70岁之间,39.2%在70岁以上;2月24日,中国-世卫组织联合考察专家组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77.8%的患者在30-69岁之间。相比下,意大利患者中老年人的比例远高于中国。 

       


这也带来了几乎是全世界最高的重症率和死亡率。《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联合考察报告》曾指出,新冠肺炎的重症率大约在20%左右(13.8%的重症,6.1%的危重症),而在意大利卫生部的统计中,6%为重症,19%为危重,重症率达25%。 

卫生部在3月6日还曾公布过最先死亡的105例病例的年龄情况,其中97.1%的死亡患者在60岁以上。在中国,这个数据为80%。 

对意大利而言,控制死亡率的关键就是保护老年人。3月7日,卫生部发布公告建议老年人尽量隔离在家、减少外出,可此外暂未出台其他保护机制。

北部医疗资源缺口大,南部岌岌可危 

意大利卫生部的数据显示,截至当地3月10日18时,8514名病患中有5038例正在住院治疗,877名处于重症监护中。但因病例分布的极度不均匀,北部的伦巴第大区承担着极大的医疗压力,最直观的现象就是床位告急。


877名重症监护病人中,伦巴第大区占了466名。据《卫报》,伦巴第的重症监护床位总数约为660。床位资源面临饱和。

为了尽可能缓解当地医疗压力,腾出床位,伦巴第区政府规定,只要重症病人连续三天不再发热并有好转迹象,便可以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出来。 

同时,伦巴第在尽力扩充医疗团队。大区主席Attilio Fontana呼吁当地大学让今年护理专业的学生提早毕业,并鼓励私立医院接收急需救治的新冠肺炎病人;政府拨款6亿欧元用于征聘20000名医生及护士。 

国家也开始往疫情重灾区抽调人手。3月8日,意大利总理孔特签署抗击疫情紧急法令,从全国征调20万医护人员进入疫情重灾区。

在全国极力填补北部资源缺口的情况下,病毒却存在着蔓延至南部的风险。在3月8日封锁14省的消息出来后,大量居民出逃至国家南部,其中不乏新冠病毒携带者。据《卫报》报道,短短两天时间,就有9000余人从北部逃亡至南部的普利亚大区,目前普利亚政府已对这群人进行了登记并隔离了大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意大利南部的经济水平较北部有很大的差距,两者的人均GDP分别为17200欧和31800欧;现有医疗资源的抗压能力也不强,人手、设备数量不及北部。可以预料若疫情真的在南部扩散,会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向来,意大利用于医疗系统的支出是较为欠缺的。根据欧洲统计局数据,意大利2017年用于保障医疗福利的费用仅占公民社会保护总费用的28.8%,而欧盟国家这一数字的平均水平为37.1%。 

2018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人类发展指数与指标》报告中,根据每万人床位数将全球189个国家划分为高、中、低三个层次,意大利仅位于中水平,每万人床位数为34,远低于德国(82)、法国(64)、芬兰(55)等欧洲国家。

意大利新增2651例确诊病例累计15113例,死亡超千例
2020-03-13 09:48:06   source:陈志强

当地时间3月12日18时,意大利民防部门负责人、新冠病毒应急委员会专员安杰洛·博雷利在例行疫情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该国现存新冠肺炎病例12839例,其中重症病患1153例;累计治愈1258人;新增死亡病例189例,累计死亡1016人。

截至目前,意大利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5113例,较前一天增加2651例。

意大利政府已经加大个人和公共活动的限制范围,自3月10日起全国封城。但每天的新增确诊人数还在快速上升,和一周前相比,累计确诊人数将近翻了两番。
       


国内疫情爆发后,病毒开始往各国输出。

              


根据WHO(世界卫生组织)3月9日的疫情通报,目前除中国外累计病例数最多的国家依次是意大利、韩国及伊朗。但意大利的病死率率远高于其他两国,为6.2%。

             

从仅有3例确诊发展到全球第二的疫情爆发国和病死率最高的国家,中间仅仅隔了一个月。究竟是什么导致了意大利疫情的迅速白热化? 

首先要在这里辟个谣。近日有传闻称,意大利之所以疫情那么严重和中国人聚集有关。一是米兰周边很多时尚单品代工厂的工人是中国人,但实际上米兰的确诊人数并没有很高;二是称意大利的城市普拉托是制衣工业重镇,工人同样很多都是中国人,但普拉托目前的确诊病例仅7例。

               


那么原因到底是什么? 

疫情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12月 

其实意大利前期采取措施是非常及时的。当地时间1月30日,意大利首次确诊两例新冠肺炎病例,是一对中国游客。同日,总理孔特即宣布中断所有往返中国的航班;1月31日,意大利宣布全国进入为期6个月的紧急状态。之后一切风平浪静,但疫情却在2月22日瞬间大规模爆发,经济最繁荣的伦巴第大区首当其冲。 

一夜之间情况急转直下,一部分原因是没有人意识到,病毒其实已经悄无声息地在意大利传播了很久。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一家位于米兰的医院在疫情爆发后检测了3份来自伦巴第大区的病毒样本,发现可能在2月20日的几周前,甚至在航班往返中国的禁令颁布前,病毒就已经存在在意大利了。

Massimo Galli,该医院传染病科的科长,在接受《晚邮报》采访时说:“病毒在进入意大利后有一段潜伏期,早期阶段的很多感染者症状很轻,甚至完全没有症状。”他认为,病毒可能早在一月中旬就已入境。 

然而在1月底到2月20日,意大利的所有防疫政策都以阻止境外输入病例为重心,对境内几乎没有采取管理。民众对病毒缺乏警惕性和敏感性,乃至连第一例非输入性病例都没有及时发现、控制。 

2月20日,意大利的第一例境内确诊病例出现在伦巴第大区,是一位38岁的男子。该男子从出现症状到被安排检测,前后共就了四次医,足足花了一周时间。因没有任何中国旅行史,前几次医院给他开的都是治疗流感的药物。 

即便在检测前的36个小时内,医院也未曾对他实施隔离。他在完全不被阻拦的情况下接触了多位朋友、家人及医护人员。 


这位男子在1月21日与一位从武汉回来的意大利友人聚餐,但友人在之后的检测中呈阴性,意大利无法准确定位到“零号患者”。如今疫情扩散,理清源头更是海底捞针,难上加难。

“一号患者“并不是唯一一例遭忽视的病例。伦巴第大区科多尼奥市一家医院的急诊室负责人Stefano Paglia向《共和报》透露,在12月底曾有大批肺炎患者前来医院就医,他们当中很有可能存在新冠肺炎患者,但最终医生都以治疗流感的方式进行治疗。 

老龄化人口结构拉高重症、死亡风险 

这场疫情中的高危人群是患有基础性疾病的老年人。而意大利的老龄化社会结构无疑雪上加霜。 

根据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的人口数据,截至2019年,意大利65岁以上人口占比为23%,属全欧洲最高。 

当地时间3月10日,意大利卫生部对8342例病例进行了统计分析:37.4%的病例年龄在51岁到70岁之间,39.2%在70岁以上;2月24日,中国-世卫组织联合考察专家组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77.8%的患者在30-69岁之间。相比下,意大利患者中老年人的比例远高于中国。 

       


这也带来了几乎是全世界最高的重症率和死亡率。《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联合考察报告》曾指出,新冠肺炎的重症率大约在20%左右(13.8%的重症,6.1%的危重症),而在意大利卫生部的统计中,6%为重症,19%为危重,重症率达25%。 

卫生部在3月6日还曾公布过最先死亡的105例病例的年龄情况,其中97.1%的死亡患者在60岁以上。在中国,这个数据为80%。 

对意大利而言,控制死亡率的关键就是保护老年人。3月7日,卫生部发布公告建议老年人尽量隔离在家、减少外出,可此外暂未出台其他保护机制。

北部医疗资源缺口大,南部岌岌可危 

意大利卫生部的数据显示,截至当地3月10日18时,8514名病患中有5038例正在住院治疗,877名处于重症监护中。但因病例分布的极度不均匀,北部的伦巴第大区承担着极大的医疗压力,最直观的现象就是床位告急。


877名重症监护病人中,伦巴第大区占了466名。据《卫报》,伦巴第的重症监护床位总数约为660。床位资源面临饱和。

为了尽可能缓解当地医疗压力,腾出床位,伦巴第区政府规定,只要重症病人连续三天不再发热并有好转迹象,便可以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出来。 

同时,伦巴第在尽力扩充医疗团队。大区主席Attilio Fontana呼吁当地大学让今年护理专业的学生提早毕业,并鼓励私立医院接收急需救治的新冠肺炎病人;政府拨款6亿欧元用于征聘20000名医生及护士。 

国家也开始往疫情重灾区抽调人手。3月8日,意大利总理孔特签署抗击疫情紧急法令,从全国征调20万医护人员进入疫情重灾区。

在全国极力填补北部资源缺口的情况下,病毒却存在着蔓延至南部的风险。在3月8日封锁14省的消息出来后,大量居民出逃至国家南部,其中不乏新冠病毒携带者。据《卫报》报道,短短两天时间,就有9000余人从北部逃亡至南部的普利亚大区,目前普利亚政府已对这群人进行了登记并隔离了大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意大利南部的经济水平较北部有很大的差距,两者的人均GDP分别为17200欧和31800欧;现有医疗资源的抗压能力也不强,人手、设备数量不及北部。可以预料若疫情真的在南部扩散,会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向来,意大利用于医疗系统的支出是较为欠缺的。根据欧洲统计局数据,意大利2017年用于保障医疗福利的费用仅占公民社会保护总费用的28.8%,而欧盟国家这一数字的平均水平为37.1%。 

2018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人类发展指数与指标》报告中,根据每万人床位数将全球189个国家划分为高、中、低三个层次,意大利仅位于中水平,每万人床位数为34,远低于德国(82)、法国(64)、芬兰(55)等欧洲国家。

微信咨询
关注公众号

湛江鼎联互联网信息有限公司

18475930325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Company address:广东省湛江市赤坎区东园西18号

湛江鼎联互联网信息有限公司

微信咨询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