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产的互联网造车:贾跃亭与许家印对赌,李斌三年交481辆蔚来
Author:网络转载   Create time:2019-09-07 10:30:47    阅读量:955

爆发于2014年的互联网造车行业,终于在2018年迎来了首批车的集中交付。经过四年的发展,造车新势力中,仅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和法拉第未来三家公司,累计融资就已经接近500亿元。但汽车产线打造是一个极其缓慢的过程。尽管各家早已开始接单,一直到今年,几家厂商才开始宣布交付车。而这其中,已实现交付的不过只有蔚来的近500台车。


在造车新势力中,融资最多的蔚来汽车一直面临交付困难。蔚来汽车相关人士告诉AI财经社,6月28日就开始交车。而早在5月31日,蔚来汽车就曾对外宣布向首批用户交付10台车,首批用户皆为蔚来员工。据中国经营报报道,截至2018年7月31日,蔚来汽车首款量产车型ES8已经交付了481辆,有超过17000辆ES8的订单未完成。


和李斌对赌年底交付1万台车的何小鹏处境更为尴尬,作为国内最早起步的新能源汽车厂商,在今年B+轮融资40亿后,仅仅表示,将于年底启动交付。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在2018中国汽车新创峰会上表示:“新造车企业最大的挑战是真正意义上的交付,不是只交付给内部员工或者个别熟人,而是一般的线下用户。”战火一点就着,造车新势力被指“PPT造车”的舆论,涌上风口浪尖上。近期获得恒大投资的法拉第未来,同样绕不开互联网造车量产问题。如果法拉第未来不能够在2018年底实现量产FF911,贾跃亭在公司的控制权将会被动摇。而据目前的情况看,半年内完成量产造车,并不被行业内人士看好。


PPT造车的舆论并非空穴来风,此前游侠汽车发布汽车游侠X时,就收到业内人士广泛质疑,游侠仅仅是拆了一台特斯拉,对一些零部件修改了外饰。新崛起的汽车厂商开始恐惧,何时交付成为了厂商悬在心上的一块石头。-



2018年4月25日,2018(第十五届)北京国际汽车博览会。蔚来汽车NIO eve概念车


B97B80393D91BB1F89AAD2C239780F17C2D91778_size30_w640_h427.jpeg


2017年12月,蔚来汽车在五棵松体育馆高调发布ES8车型。站在聚光灯下的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宣布,ES8将在2018年4月份实现首批交付。现场沉浸在巨大的欢呼声中,梦龙乐队随机出场。据Analyst资讯称,那场发布会蔚来汽车斥资将近8000万。时间来到4月25日北京车展,李斌以产品需要进行安全性检查为由将交付时间改为5月。而此前蔚来的计划是,3月底试驾,4月下旬首批用户就会拿到整车。产能爬坡,随后的前一万台也将在9月前交付。但最终蔚来也仅仅是赶在五月的最后一天,将首批10辆车交付给自己员工。


何小鹏曾在朋友圈中表示:“今年没有人能交付10000台,要努力实现说到做到。”这被看作是暗指蔚来汽车。很快李斌在朋友圈隔空约何小鹏对赌年底前蔚来交付10000台,输家送对方一台自己的车。但令人疑问的是,从目前的状况看,彼时很可能双方都没办法拿出一辆车输给对方,毕竟下单太久的用户还在等着他们交付。尽管蔚来交付面临困难,8月14日,蔚来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公开募股招股书。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7年两年,蔚来汽车的亏损逐年扩大,分别为25.733亿和50.212亿。时间来到2018年,这一数字继续扩大,仅半年,亏损已达33.255亿。


作为融资数额最大的国内新能源造车厂商,连续的亏损并没有给蔚来造成太大影响,上市招股书中显示,此次蔚来IPO总额高达123亿元。蔚来汽车交付困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2016年4月7日,江淮汽车发布公告,正式与蔚来汽车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共同打造包括蔚来品牌首款汽车在内的一条完整产线。此条产线最为重要的功能则是蔚来汽车全铝车身的制造。也正是由于工艺要求高,时间跨度长,不断结合新技术使得交付的日期一拖再拖。


91C1454C3174436C6EF322829E1314334D9E4D90_size34_w640_h427.jpeg



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夏珩介绍新产品小鹏G3


不仅是蔚来,在整个互联网造车行业中,近乎所有的企业都面临产能不足,交付延迟的问题,小鹏汽车也不例外。小鹏汽车成立于2014年,是国内相对较早布局互联网造车的企业,创始人团队中分别有UC创始人何小鹏、YY创始人李学凌和广汽研究院的夏珩。2016年9月,小鹏汽车发布了Beta版样车;10月,首批小鹏1.0新能源汽车在郑州成功下线,但这款产品未能实现量产。早在2017年,小鹏汽车就和海马汽车合作签订代工合同,并计划在2017年底实现量产,彼时确定的产能为5万辆每年。而直到2018年1月份,小鹏汽车才将首批39辆车投入交到用户手中。交付后,创始人何小鹏曾表示,1.0极客版将小规模量产,并非直接投入大众市场。先将第一代车交付公司内部,经过不断的迭代更新,后续的2.0版本才会面向公众。同时在美国CES国际消费电子展上,小鹏汽车第二代产品G3正式亮相,并与今年4月份开始接受预定。交付则要等到2020年。


在接受雷帝触网专访时,何小鹏曾表示,“造车不可以太急,今天有很多智能汽车公司在做营销,有很多想法,主要是要去融资和获取更多资源,但很多的造车新势力如果一味追求速度就会出问题”。今年8月2日,在小鹏汽车完成B轮+40亿融资之后,何小鹏开始将交付时间提前一年,并声称:“首款上市量产车G3汽车启动预售,并将于年底开始交付,2019年底前将交付3万辆左右。”但能否按时交付,目前还要打一个问号。


面临行业竞争的加剧,融资门槛的提升以及自身产能的落后,何小鹏在8月16日的媒体见面会上无奈的说道:“我真的觉得造车很难,今天很难,明天很难,后天也没有更美好的感觉。”如果提到互联网造车梦,人们肯定会想到贾跃亭和他的F911。扑朔迷离的贾跃亭造车梦正是因为一次次的拖延引发人们更多的猜疑。恒大入股之后,今年年底前1万台的产量,重重地压在贾跃亭的头上。2017年1月3号,法拉第未来首款汽车正式亮相,这款汽车也被乐视官网誉为“全球首款互联网生态电动车”。当时贾跃亭表示,法拉第未来接受预定,并将于2018年底交付。


2017年12月初,媒体报道称贾跃亭美国工厂FF内破败萧条,荒草丛生,整个公司竟然只有一名员工打卡上班,厂内也无任何生产设备。而彼时,法拉第未来深陷资金问题,原本定于内华达州自建工厂进行生产法拉第最终选择将在加利福尼亚州租赁工厂进行生产。直至3月20日,才有媒体报道,该工厂正式开工。6月26日,恒大对外发布公告,宣称恒大集团旗下恒大健康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这就意味着,恒大正式投资法拉第未来,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而接受这笔融资的同时,据新浪报道,贾跃亭能够实施原始股东投票权的前提条件是法拉第未来年底之前实现量产。如若条件未达到,贾跃亭将失去控制权。


在融资和炒概念之后,量产才是摆在互联网造车前面最大的难题。


互联网造车频频拖延其实并不难理解,汽车行业本身投资力度大,在资本市场融资难度高,前期需要大量融资。这一点就将大部分企业拒之门外。拿不出真实的车,融资更加困难,恶性循环。互联网造车的产能一直被各方诟病,与传统汽车企业合作代工还是自建工厂,是摆在互联网造车梦前的第一个挑战。和代工厂合作流水线打造缓慢,后续修改设计和制造也显得较为困难。而选择自建工厂打造一条完整的自有生产线,相较于缺少资金,造车企业缺少的更是时间。加之,在国内汽车制造资质难以获取,也成为阻碍互联网企业造车的难题。


互联网造车行业尽管交付缓慢,但融资一直相对顺利,大量热钱涌入也证明了这一行业广阔的市场空间。正如小鹏汽车创始何小鹏所说,今年智能汽车有点像2004年智能手机市场:有人已经在考虑智能手机了,但还是诺基亚的天下。


鼎联网络

难产的互联网造车:贾跃亭与许家印对赌,李斌三年交481辆蔚来
2019-09-07 10:30:47   source:网络转载

爆发于2014年的互联网造车行业,终于在2018年迎来了首批车的集中交付。经过四年的发展,造车新势力中,仅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和法拉第未来三家公司,累计融资就已经接近500亿元。但汽车产线打造是一个极其缓慢的过程。尽管各家早已开始接单,一直到今年,几家厂商才开始宣布交付车。而这其中,已实现交付的不过只有蔚来的近500台车。


在造车新势力中,融资最多的蔚来汽车一直面临交付困难。蔚来汽车相关人士告诉AI财经社,6月28日就开始交车。而早在5月31日,蔚来汽车就曾对外宣布向首批用户交付10台车,首批用户皆为蔚来员工。据中国经营报报道,截至2018年7月31日,蔚来汽车首款量产车型ES8已经交付了481辆,有超过17000辆ES8的订单未完成。


和李斌对赌年底交付1万台车的何小鹏处境更为尴尬,作为国内最早起步的新能源汽车厂商,在今年B+轮融资40亿后,仅仅表示,将于年底启动交付。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在2018中国汽车新创峰会上表示:“新造车企业最大的挑战是真正意义上的交付,不是只交付给内部员工或者个别熟人,而是一般的线下用户。”战火一点就着,造车新势力被指“PPT造车”的舆论,涌上风口浪尖上。近期获得恒大投资的法拉第未来,同样绕不开互联网造车量产问题。如果法拉第未来不能够在2018年底实现量产FF911,贾跃亭在公司的控制权将会被动摇。而据目前的情况看,半年内完成量产造车,并不被行业内人士看好。


PPT造车的舆论并非空穴来风,此前游侠汽车发布汽车游侠X时,就收到业内人士广泛质疑,游侠仅仅是拆了一台特斯拉,对一些零部件修改了外饰。新崛起的汽车厂商开始恐惧,何时交付成为了厂商悬在心上的一块石头。-



2018年4月25日,2018(第十五届)北京国际汽车博览会。蔚来汽车NIO eve概念车


B97B80393D91BB1F89AAD2C239780F17C2D91778_size30_w640_h427.jpeg


2017年12月,蔚来汽车在五棵松体育馆高调发布ES8车型。站在聚光灯下的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宣布,ES8将在2018年4月份实现首批交付。现场沉浸在巨大的欢呼声中,梦龙乐队随机出场。据Analyst资讯称,那场发布会蔚来汽车斥资将近8000万。时间来到4月25日北京车展,李斌以产品需要进行安全性检查为由将交付时间改为5月。而此前蔚来的计划是,3月底试驾,4月下旬首批用户就会拿到整车。产能爬坡,随后的前一万台也将在9月前交付。但最终蔚来也仅仅是赶在五月的最后一天,将首批10辆车交付给自己员工。


何小鹏曾在朋友圈中表示:“今年没有人能交付10000台,要努力实现说到做到。”这被看作是暗指蔚来汽车。很快李斌在朋友圈隔空约何小鹏对赌年底前蔚来交付10000台,输家送对方一台自己的车。但令人疑问的是,从目前的状况看,彼时很可能双方都没办法拿出一辆车输给对方,毕竟下单太久的用户还在等着他们交付。尽管蔚来交付面临困难,8月14日,蔚来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公开募股招股书。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7年两年,蔚来汽车的亏损逐年扩大,分别为25.733亿和50.212亿。时间来到2018年,这一数字继续扩大,仅半年,亏损已达33.255亿。


作为融资数额最大的国内新能源造车厂商,连续的亏损并没有给蔚来造成太大影响,上市招股书中显示,此次蔚来IPO总额高达123亿元。蔚来汽车交付困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2016年4月7日,江淮汽车发布公告,正式与蔚来汽车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共同打造包括蔚来品牌首款汽车在内的一条完整产线。此条产线最为重要的功能则是蔚来汽车全铝车身的制造。也正是由于工艺要求高,时间跨度长,不断结合新技术使得交付的日期一拖再拖。


91C1454C3174436C6EF322829E1314334D9E4D90_size34_w640_h427.jpeg



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夏珩介绍新产品小鹏G3


不仅是蔚来,在整个互联网造车行业中,近乎所有的企业都面临产能不足,交付延迟的问题,小鹏汽车也不例外。小鹏汽车成立于2014年,是国内相对较早布局互联网造车的企业,创始人团队中分别有UC创始人何小鹏、YY创始人李学凌和广汽研究院的夏珩。2016年9月,小鹏汽车发布了Beta版样车;10月,首批小鹏1.0新能源汽车在郑州成功下线,但这款产品未能实现量产。早在2017年,小鹏汽车就和海马汽车合作签订代工合同,并计划在2017年底实现量产,彼时确定的产能为5万辆每年。而直到2018年1月份,小鹏汽车才将首批39辆车投入交到用户手中。交付后,创始人何小鹏曾表示,1.0极客版将小规模量产,并非直接投入大众市场。先将第一代车交付公司内部,经过不断的迭代更新,后续的2.0版本才会面向公众。同时在美国CES国际消费电子展上,小鹏汽车第二代产品G3正式亮相,并与今年4月份开始接受预定。交付则要等到2020年。


在接受雷帝触网专访时,何小鹏曾表示,“造车不可以太急,今天有很多智能汽车公司在做营销,有很多想法,主要是要去融资和获取更多资源,但很多的造车新势力如果一味追求速度就会出问题”。今年8月2日,在小鹏汽车完成B轮+40亿融资之后,何小鹏开始将交付时间提前一年,并声称:“首款上市量产车G3汽车启动预售,并将于年底开始交付,2019年底前将交付3万辆左右。”但能否按时交付,目前还要打一个问号。


面临行业竞争的加剧,融资门槛的提升以及自身产能的落后,何小鹏在8月16日的媒体见面会上无奈的说道:“我真的觉得造车很难,今天很难,明天很难,后天也没有更美好的感觉。”如果提到互联网造车梦,人们肯定会想到贾跃亭和他的F911。扑朔迷离的贾跃亭造车梦正是因为一次次的拖延引发人们更多的猜疑。恒大入股之后,今年年底前1万台的产量,重重地压在贾跃亭的头上。2017年1月3号,法拉第未来首款汽车正式亮相,这款汽车也被乐视官网誉为“全球首款互联网生态电动车”。当时贾跃亭表示,法拉第未来接受预定,并将于2018年底交付。


2017年12月初,媒体报道称贾跃亭美国工厂FF内破败萧条,荒草丛生,整个公司竟然只有一名员工打卡上班,厂内也无任何生产设备。而彼时,法拉第未来深陷资金问题,原本定于内华达州自建工厂进行生产法拉第最终选择将在加利福尼亚州租赁工厂进行生产。直至3月20日,才有媒体报道,该工厂正式开工。6月26日,恒大对外发布公告,宣称恒大集团旗下恒大健康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这就意味着,恒大正式投资法拉第未来,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而接受这笔融资的同时,据新浪报道,贾跃亭能够实施原始股东投票权的前提条件是法拉第未来年底之前实现量产。如若条件未达到,贾跃亭将失去控制权。


在融资和炒概念之后,量产才是摆在互联网造车前面最大的难题。


互联网造车频频拖延其实并不难理解,汽车行业本身投资力度大,在资本市场融资难度高,前期需要大量融资。这一点就将大部分企业拒之门外。拿不出真实的车,融资更加困难,恶性循环。互联网造车的产能一直被各方诟病,与传统汽车企业合作代工还是自建工厂,是摆在互联网造车梦前的第一个挑战。和代工厂合作流水线打造缓慢,后续修改设计和制造也显得较为困难。而选择自建工厂打造一条完整的自有生产线,相较于缺少资金,造车企业缺少的更是时间。加之,在国内汽车制造资质难以获取,也成为阻碍互联网企业造车的难题。


互联网造车行业尽管交付缓慢,但融资一直相对顺利,大量热钱涌入也证明了这一行业广阔的市场空间。正如小鹏汽车创始何小鹏所说,今年智能汽车有点像2004年智能手机市场:有人已经在考虑智能手机了,但还是诺基亚的天下。


鼎联网络

客服

客户在线沟通:

电话

184759303257*24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难产的互联网造车:贾跃亭与许家印对赌,李斌三年交481辆蔚来
Author:网络转载   Create time:2019-09-07 10:30:47    阅读量:955

爆发于2014年的互联网造车行业,终于在2018年迎来了首批车的集中交付。经过四年的发展,造车新势力中,仅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和法拉第未来三家公司,累计融资就已经接近500亿元。但汽车产线打造是一个极其缓慢的过程。尽管各家早已开始接单,一直到今年,几家厂商才开始宣布交付车。而这其中,已实现交付的不过只有蔚来的近500台车。


在造车新势力中,融资最多的蔚来汽车一直面临交付困难。蔚来汽车相关人士告诉AI财经社,6月28日就开始交车。而早在5月31日,蔚来汽车就曾对外宣布向首批用户交付10台车,首批用户皆为蔚来员工。据中国经营报报道,截至2018年7月31日,蔚来汽车首款量产车型ES8已经交付了481辆,有超过17000辆ES8的订单未完成。


和李斌对赌年底交付1万台车的何小鹏处境更为尴尬,作为国内最早起步的新能源汽车厂商,在今年B+轮融资40亿后,仅仅表示,将于年底启动交付。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在2018中国汽车新创峰会上表示:“新造车企业最大的挑战是真正意义上的交付,不是只交付给内部员工或者个别熟人,而是一般的线下用户。”战火一点就着,造车新势力被指“PPT造车”的舆论,涌上风口浪尖上。近期获得恒大投资的法拉第未来,同样绕不开互联网造车量产问题。如果法拉第未来不能够在2018年底实现量产FF911,贾跃亭在公司的控制权将会被动摇。而据目前的情况看,半年内完成量产造车,并不被行业内人士看好。


PPT造车的舆论并非空穴来风,此前游侠汽车发布汽车游侠X时,就收到业内人士广泛质疑,游侠仅仅是拆了一台特斯拉,对一些零部件修改了外饰。新崛起的汽车厂商开始恐惧,何时交付成为了厂商悬在心上的一块石头。-



2018年4月25日,2018(第十五届)北京国际汽车博览会。蔚来汽车NIO eve概念车


B97B80393D91BB1F89AAD2C239780F17C2D91778_size30_w640_h427.jpeg


2017年12月,蔚来汽车在五棵松体育馆高调发布ES8车型。站在聚光灯下的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宣布,ES8将在2018年4月份实现首批交付。现场沉浸在巨大的欢呼声中,梦龙乐队随机出场。据Analyst资讯称,那场发布会蔚来汽车斥资将近8000万。时间来到4月25日北京车展,李斌以产品需要进行安全性检查为由将交付时间改为5月。而此前蔚来的计划是,3月底试驾,4月下旬首批用户就会拿到整车。产能爬坡,随后的前一万台也将在9月前交付。但最终蔚来也仅仅是赶在五月的最后一天,将首批10辆车交付给自己员工。


何小鹏曾在朋友圈中表示:“今年没有人能交付10000台,要努力实现说到做到。”这被看作是暗指蔚来汽车。很快李斌在朋友圈隔空约何小鹏对赌年底前蔚来交付10000台,输家送对方一台自己的车。但令人疑问的是,从目前的状况看,彼时很可能双方都没办法拿出一辆车输给对方,毕竟下单太久的用户还在等着他们交付。尽管蔚来交付面临困难,8月14日,蔚来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公开募股招股书。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7年两年,蔚来汽车的亏损逐年扩大,分别为25.733亿和50.212亿。时间来到2018年,这一数字继续扩大,仅半年,亏损已达33.255亿。


作为融资数额最大的国内新能源造车厂商,连续的亏损并没有给蔚来造成太大影响,上市招股书中显示,此次蔚来IPO总额高达123亿元。蔚来汽车交付困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2016年4月7日,江淮汽车发布公告,正式与蔚来汽车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共同打造包括蔚来品牌首款汽车在内的一条完整产线。此条产线最为重要的功能则是蔚来汽车全铝车身的制造。也正是由于工艺要求高,时间跨度长,不断结合新技术使得交付的日期一拖再拖。


91C1454C3174436C6EF322829E1314334D9E4D90_size34_w640_h427.jpeg



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夏珩介绍新产品小鹏G3


不仅是蔚来,在整个互联网造车行业中,近乎所有的企业都面临产能不足,交付延迟的问题,小鹏汽车也不例外。小鹏汽车成立于2014年,是国内相对较早布局互联网造车的企业,创始人团队中分别有UC创始人何小鹏、YY创始人李学凌和广汽研究院的夏珩。2016年9月,小鹏汽车发布了Beta版样车;10月,首批小鹏1.0新能源汽车在郑州成功下线,但这款产品未能实现量产。早在2017年,小鹏汽车就和海马汽车合作签订代工合同,并计划在2017年底实现量产,彼时确定的产能为5万辆每年。而直到2018年1月份,小鹏汽车才将首批39辆车投入交到用户手中。交付后,创始人何小鹏曾表示,1.0极客版将小规模量产,并非直接投入大众市场。先将第一代车交付公司内部,经过不断的迭代更新,后续的2.0版本才会面向公众。同时在美国CES国际消费电子展上,小鹏汽车第二代产品G3正式亮相,并与今年4月份开始接受预定。交付则要等到2020年。


在接受雷帝触网专访时,何小鹏曾表示,“造车不可以太急,今天有很多智能汽车公司在做营销,有很多想法,主要是要去融资和获取更多资源,但很多的造车新势力如果一味追求速度就会出问题”。今年8月2日,在小鹏汽车完成B轮+40亿融资之后,何小鹏开始将交付时间提前一年,并声称:“首款上市量产车G3汽车启动预售,并将于年底开始交付,2019年底前将交付3万辆左右。”但能否按时交付,目前还要打一个问号。


面临行业竞争的加剧,融资门槛的提升以及自身产能的落后,何小鹏在8月16日的媒体见面会上无奈的说道:“我真的觉得造车很难,今天很难,明天很难,后天也没有更美好的感觉。”如果提到互联网造车梦,人们肯定会想到贾跃亭和他的F911。扑朔迷离的贾跃亭造车梦正是因为一次次的拖延引发人们更多的猜疑。恒大入股之后,今年年底前1万台的产量,重重地压在贾跃亭的头上。2017年1月3号,法拉第未来首款汽车正式亮相,这款汽车也被乐视官网誉为“全球首款互联网生态电动车”。当时贾跃亭表示,法拉第未来接受预定,并将于2018年底交付。


2017年12月初,媒体报道称贾跃亭美国工厂FF内破败萧条,荒草丛生,整个公司竟然只有一名员工打卡上班,厂内也无任何生产设备。而彼时,法拉第未来深陷资金问题,原本定于内华达州自建工厂进行生产法拉第最终选择将在加利福尼亚州租赁工厂进行生产。直至3月20日,才有媒体报道,该工厂正式开工。6月26日,恒大对外发布公告,宣称恒大集团旗下恒大健康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这就意味着,恒大正式投资法拉第未来,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而接受这笔融资的同时,据新浪报道,贾跃亭能够实施原始股东投票权的前提条件是法拉第未来年底之前实现量产。如若条件未达到,贾跃亭将失去控制权。


在融资和炒概念之后,量产才是摆在互联网造车前面最大的难题。


互联网造车频频拖延其实并不难理解,汽车行业本身投资力度大,在资本市场融资难度高,前期需要大量融资。这一点就将大部分企业拒之门外。拿不出真实的车,融资更加困难,恶性循环。互联网造车的产能一直被各方诟病,与传统汽车企业合作代工还是自建工厂,是摆在互联网造车梦前的第一个挑战。和代工厂合作流水线打造缓慢,后续修改设计和制造也显得较为困难。而选择自建工厂打造一条完整的自有生产线,相较于缺少资金,造车企业缺少的更是时间。加之,在国内汽车制造资质难以获取,也成为阻碍互联网企业造车的难题。


互联网造车行业尽管交付缓慢,但融资一直相对顺利,大量热钱涌入也证明了这一行业广阔的市场空间。正如小鹏汽车创始何小鹏所说,今年智能汽车有点像2004年智能手机市场:有人已经在考虑智能手机了,但还是诺基亚的天下。


鼎联网络

难产的互联网造车:贾跃亭与许家印对赌,李斌三年交481辆蔚来
2019-09-07 10:30:47   source:网络转载

爆发于2014年的互联网造车行业,终于在2018年迎来了首批车的集中交付。经过四年的发展,造车新势力中,仅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和法拉第未来三家公司,累计融资就已经接近500亿元。但汽车产线打造是一个极其缓慢的过程。尽管各家早已开始接单,一直到今年,几家厂商才开始宣布交付车。而这其中,已实现交付的不过只有蔚来的近500台车。


在造车新势力中,融资最多的蔚来汽车一直面临交付困难。蔚来汽车相关人士告诉AI财经社,6月28日就开始交车。而早在5月31日,蔚来汽车就曾对外宣布向首批用户交付10台车,首批用户皆为蔚来员工。据中国经营报报道,截至2018年7月31日,蔚来汽车首款量产车型ES8已经交付了481辆,有超过17000辆ES8的订单未完成。


和李斌对赌年底交付1万台车的何小鹏处境更为尴尬,作为国内最早起步的新能源汽车厂商,在今年B+轮融资40亿后,仅仅表示,将于年底启动交付。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在2018中国汽车新创峰会上表示:“新造车企业最大的挑战是真正意义上的交付,不是只交付给内部员工或者个别熟人,而是一般的线下用户。”战火一点就着,造车新势力被指“PPT造车”的舆论,涌上风口浪尖上。近期获得恒大投资的法拉第未来,同样绕不开互联网造车量产问题。如果法拉第未来不能够在2018年底实现量产FF911,贾跃亭在公司的控制权将会被动摇。而据目前的情况看,半年内完成量产造车,并不被行业内人士看好。


PPT造车的舆论并非空穴来风,此前游侠汽车发布汽车游侠X时,就收到业内人士广泛质疑,游侠仅仅是拆了一台特斯拉,对一些零部件修改了外饰。新崛起的汽车厂商开始恐惧,何时交付成为了厂商悬在心上的一块石头。-



2018年4月25日,2018(第十五届)北京国际汽车博览会。蔚来汽车NIO eve概念车


B97B80393D91BB1F89AAD2C239780F17C2D91778_size30_w640_h427.jpeg


2017年12月,蔚来汽车在五棵松体育馆高调发布ES8车型。站在聚光灯下的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宣布,ES8将在2018年4月份实现首批交付。现场沉浸在巨大的欢呼声中,梦龙乐队随机出场。据Analyst资讯称,那场发布会蔚来汽车斥资将近8000万。时间来到4月25日北京车展,李斌以产品需要进行安全性检查为由将交付时间改为5月。而此前蔚来的计划是,3月底试驾,4月下旬首批用户就会拿到整车。产能爬坡,随后的前一万台也将在9月前交付。但最终蔚来也仅仅是赶在五月的最后一天,将首批10辆车交付给自己员工。


何小鹏曾在朋友圈中表示:“今年没有人能交付10000台,要努力实现说到做到。”这被看作是暗指蔚来汽车。很快李斌在朋友圈隔空约何小鹏对赌年底前蔚来交付10000台,输家送对方一台自己的车。但令人疑问的是,从目前的状况看,彼时很可能双方都没办法拿出一辆车输给对方,毕竟下单太久的用户还在等着他们交付。尽管蔚来交付面临困难,8月14日,蔚来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公开募股招股书。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7年两年,蔚来汽车的亏损逐年扩大,分别为25.733亿和50.212亿。时间来到2018年,这一数字继续扩大,仅半年,亏损已达33.255亿。


作为融资数额最大的国内新能源造车厂商,连续的亏损并没有给蔚来造成太大影响,上市招股书中显示,此次蔚来IPO总额高达123亿元。蔚来汽车交付困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2016年4月7日,江淮汽车发布公告,正式与蔚来汽车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共同打造包括蔚来品牌首款汽车在内的一条完整产线。此条产线最为重要的功能则是蔚来汽车全铝车身的制造。也正是由于工艺要求高,时间跨度长,不断结合新技术使得交付的日期一拖再拖。


91C1454C3174436C6EF322829E1314334D9E4D90_size34_w640_h427.jpeg



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夏珩介绍新产品小鹏G3


不仅是蔚来,在整个互联网造车行业中,近乎所有的企业都面临产能不足,交付延迟的问题,小鹏汽车也不例外。小鹏汽车成立于2014年,是国内相对较早布局互联网造车的企业,创始人团队中分别有UC创始人何小鹏、YY创始人李学凌和广汽研究院的夏珩。2016年9月,小鹏汽车发布了Beta版样车;10月,首批小鹏1.0新能源汽车在郑州成功下线,但这款产品未能实现量产。早在2017年,小鹏汽车就和海马汽车合作签订代工合同,并计划在2017年底实现量产,彼时确定的产能为5万辆每年。而直到2018年1月份,小鹏汽车才将首批39辆车投入交到用户手中。交付后,创始人何小鹏曾表示,1.0极客版将小规模量产,并非直接投入大众市场。先将第一代车交付公司内部,经过不断的迭代更新,后续的2.0版本才会面向公众。同时在美国CES国际消费电子展上,小鹏汽车第二代产品G3正式亮相,并与今年4月份开始接受预定。交付则要等到2020年。


在接受雷帝触网专访时,何小鹏曾表示,“造车不可以太急,今天有很多智能汽车公司在做营销,有很多想法,主要是要去融资和获取更多资源,但很多的造车新势力如果一味追求速度就会出问题”。今年8月2日,在小鹏汽车完成B轮+40亿融资之后,何小鹏开始将交付时间提前一年,并声称:“首款上市量产车G3汽车启动预售,并将于年底开始交付,2019年底前将交付3万辆左右。”但能否按时交付,目前还要打一个问号。


面临行业竞争的加剧,融资门槛的提升以及自身产能的落后,何小鹏在8月16日的媒体见面会上无奈的说道:“我真的觉得造车很难,今天很难,明天很难,后天也没有更美好的感觉。”如果提到互联网造车梦,人们肯定会想到贾跃亭和他的F911。扑朔迷离的贾跃亭造车梦正是因为一次次的拖延引发人们更多的猜疑。恒大入股之后,今年年底前1万台的产量,重重地压在贾跃亭的头上。2017年1月3号,法拉第未来首款汽车正式亮相,这款汽车也被乐视官网誉为“全球首款互联网生态电动车”。当时贾跃亭表示,法拉第未来接受预定,并将于2018年底交付。


2017年12月初,媒体报道称贾跃亭美国工厂FF内破败萧条,荒草丛生,整个公司竟然只有一名员工打卡上班,厂内也无任何生产设备。而彼时,法拉第未来深陷资金问题,原本定于内华达州自建工厂进行生产法拉第最终选择将在加利福尼亚州租赁工厂进行生产。直至3月20日,才有媒体报道,该工厂正式开工。6月26日,恒大对外发布公告,宣称恒大集团旗下恒大健康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这就意味着,恒大正式投资法拉第未来,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而接受这笔融资的同时,据新浪报道,贾跃亭能够实施原始股东投票权的前提条件是法拉第未来年底之前实现量产。如若条件未达到,贾跃亭将失去控制权。


在融资和炒概念之后,量产才是摆在互联网造车前面最大的难题。


互联网造车频频拖延其实并不难理解,汽车行业本身投资力度大,在资本市场融资难度高,前期需要大量融资。这一点就将大部分企业拒之门外。拿不出真实的车,融资更加困难,恶性循环。互联网造车的产能一直被各方诟病,与传统汽车企业合作代工还是自建工厂,是摆在互联网造车梦前的第一个挑战。和代工厂合作流水线打造缓慢,后续修改设计和制造也显得较为困难。而选择自建工厂打造一条完整的自有生产线,相较于缺少资金,造车企业缺少的更是时间。加之,在国内汽车制造资质难以获取,也成为阻碍互联网企业造车的难题。


互联网造车行业尽管交付缓慢,但融资一直相对顺利,大量热钱涌入也证明了这一行业广阔的市场空间。正如小鹏汽车创始何小鹏所说,今年智能汽车有点像2004年智能手机市场:有人已经在考虑智能手机了,但还是诺基亚的天下。


鼎联网络

微信咨询
关注公众号

18475930325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Company address:广东省湛江市赤坎区东园西18号

湛江鼎联互联网信息有限公司

微信咨询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