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 location: home>商业价值>
风险投资界风云人物告诉你创业板的狩猎法则
来源:    Author:陈志强   Create time:2018-11-23 16:25:30   1386次浏览   分享到:

创投圈内,存在着时有交集又迥然相异的两股主要势力:海外创投和本土创投,前者是美股、港股的常客,后者则以A股的创业板为乐土。深创投集团执行总经理刘纲,就是颇有盛名的国内“创业板猎手”。从网宿科技到数字政通,从乐视网到智美传媒和多牛传媒,他投资过的50多个项目中,已经有13家公司IPO成功,累计市值超过2000亿元。

他似乎有一种独特的才能,擅长在成长早期,在看似模糊局面下,往往是在并不被看好的项目中挑出明日之星。刘纲,深创投执行总经理,他是中国风险投资界风云人物,一人投出了13家上市公司,被业界称为“中国创业板第一人”。 在2018FEIA泛娱乐与大消费时代论坛上,他发表了主题演讲《泛娱乐的前世今生与未来,为梦想而投资》。这种本领很大程度上来自长期的学习与实践,刘纲是一名真正的“学者型投资人”。作为国内第一批风险投资研究方向的MBA,他对TMT、新文创及大消费领域的创业投资都进行过深入研究,为了更好地研究影视投资领域,甚至还专门参加了2016年全国博士生入学考试,被北京电影学院党委书记侯光明教授录取,成为影视管理学博士研究生,专攻电影产业管理与投资方向。

实际上,刘纲每投一个项目,都是从最基础的调研开始,一项项尽调、分析、拆解与综合,硬碰硬地投出了超过20%的成功IPO比例,和数倍到数十倍的投资回报。近日,刘纲与创业家&i黑马团队分享了他的投资法则。他表示:“创业投资的核心首先是研判趋势和发现价值,一定要找到经济发展趋势和需求演变的方向。”

然而现实中趋势有时并不明朗,就像黎明前的黑暗,就像深蓝领域(Deep Blue Zone)——海面下两公里的神秘深渊,幽暗、混沌、朦胧、迷失,很难判断出未来的方向。这时,一个优秀投资人与平庸投资人之间的差距就会显现出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一个优秀的投资经理既要有天分也需要努力”,刘纲说,他自己的风格是做一名“积极的理性投资人”。

01,逆袭的“本土派”

刘纲最初的商业经历来自海南。1990年,从人民大学毕业的他带着一股激情与勇气,与当时的众多“九二派”创业者一样,奔向了海南。“我在海南最后一段经历是在海南机场股份有限公司招商投资部工作,三亚凤凰机场和海口美兰机场都是我们的子公司,公司旗下还有诸多的实业子公司,由我们部门负责投资管理”,刘纲回忆道。虽然他那时还很年轻,但是在机场股份投资部门已经接触到了诸多行业的投资,包括旅游、酒店、航空配餐、观光农业、融资租赁等行业,当然还包括当时火热的房地产投资,残酷的“击鼓传花”游戏之后,他开始思考,何为投资?

1997年,刘纲参加国家首届MBA联考,考取中国人民大学MBA,师从著名风险投资专家、哈佛大学归国学者、康奈尔大学博士刘曼红教授学习风险投资,成为国内第一批科班出身的风险投资研究方向工商管理硕士。2000年毕业后,刘纲作为最早的成员之一,参与了湘财证券创投部门的开创性工作,从撰写投资价值分析、设计投资流程、设计投后管理制度开始,从此进入创投领域,一干就是近20年。

当时,海外创投机构也是刚刚进入中国,但实力与名气要比本土创投强得多。虽然湘财证券随后设立的湘财贯通投资管理公司是券商最早的直投基金管理机构,但是由于当时中国创业投资市场是资金、上市两头在外的“哑铃型”结构,本土创投机构的发挥余地有限,更多的是处于学习与模仿阶段。“那时候人民币基金投不了受纳斯达克追捧的互联网中概股项目,国内的项目又没有机会上市退出,因此人民币基金只出不进,逐渐趋于弹尽粮绝,处于非常艰难的时期。”刘纲说。

2006年,一个新的机会摆在了刘纲面前,成立于1999年的本土机构深创投羽翼渐丰,当时深创投董事长靳海涛先生做出了一个影响深远的战略性判断:国内股市的股权分置改革完成后,中国即将进入到创业投资的发展春天。深创投开始招兵买马,扩张地盘,设立政府引导资金参与的区域性基金。

刘纲于彼时加盟了深创投,负责创办深创投北京公司并担任总经理,2006年起至今逾12年,刘纲先后创立了山东淄博基金、北京基金、天津基金、内蒙古基金、河北基金、山西基金等,全面负责华北地区基金的募投管退。目前,深创投华北总部累计管理基金81.81亿元,投资了100多家创业企业,累计投资金额约30亿元,实现IPO和并购上市15家,累计市值很长一段时间在2000亿元以上。

如今回顾那段历史,刘纲认为,本土创投的发展阶段划分,2006年之前有点像“八年抗战”时期,创投行业基本上由外资占主导,人民币基金没什么作为。而从2006年到2009年创业板推出,是一个时代机遇,人民币基金经历了艰苦卓绝的奋战后取得了极大发展,相当于“解放新中国”时期。2009年创业板出现之后,则进入了“建设新中国”时期。

“中国本土创投发展有三大驱动力:国内A股IPO、政府引导基金、双创活动。尤其是A股资本市场创业板的推出,造就和推动了中国创投事业的发展,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基本上国外也是一样,IPO的公司越多,创投发展越好。”刘纲告诉创业家&i黑马。

02,从未来中判断趋势 从现实中了解公司

加入深创投后,刘纲进入到急行军状态,从2006年到2016年十年间,刘纲作为深创投华北区域的“总司令”,全面负责募投管退,工作处于极高强度,十年间没有休过一次年假。在这一期间,刘纲先后投资了网宿科技、拓尔思、乐视网、数字政通、晨光生物、智美传媒、太空板业、百傲化学等一批项目,随着创业板的推出,这些项目纷纷告捷,其中作为深创投第一家创业板上市项目的网宿科技,也是刘纲首个实现IPO的项目。

当时,网宿科技是一家主要提供互联网内容分发与加速(CDN)的科技公司,在2007年仍处于发展初期,公司既有一定的技术积累与市场机会,又面临着获得大牌外资基金注资的蓝汛等头部公司的强力竞争,公司资金也较为紧张。

事实上,这个项目在深创投的内部乃至投资经理团队中,曾经产生了很大的分歧——对于IDC业务和CDN业务的市场空间存在争议,有人认为,这是一个电信运营商主导的市场,电信运营商如果主动提供类CDN等增值服务,网宿科技的发展空间将很有限。

但刘纲不同意这一判断,虽然中国电信行业是大一统格局,但是各大电信运营商存在相互间的联通与结算问题,且单一运营商的全国结算单元也是以县级和市级公司为基础,他们各自的业绩考核主体与利益是不同的,这就给网宿公司留下了发展空间。同时他认为,随着互联网不断发展,用户需要更快的互联网速度与更好的用户体验,网宿科技面向的市场空间很巨大。

从国外行业发展状况来看,网宿科技的对标公司美国Akamai,彼时估值为70、80倍市盈率,颇受美国资本市场追捧。在国内市场,蓝汛ChinaCache也获得了顶尖VC和PE的投资(后来在美股上市)。

刘纲团队将网宿科技和国内竞争对手对比来看,网宿科技的运营成本要比后者便宜很多。在技术层面,网宿科技的CDN技术存在一定优势,市场开发(BD)方面网宿科技看准了视频公司的发展大趋势,适时提出了诸如视频解决方案等针对性的方案,对于传统互联网、游戏、视频等类型的公司有较强的服务能力,颇受市场欢迎。

从创始人团队来说,刘纲认为,虽然竞争对手公司的创始人看起来更为“高大上”,网宿科技创始团队董事长刘成彦与副董事长、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洪珂看似非常低调,但他们实际上是颇具实力的创业组合:刘成彦经验丰富,1995年就曾经进行过互联网创业,1999年至2000年任中国万网首席运营官,2001年凭借敏锐的嗅觉与前瞻性,加入当时成立不到一年的网宿公司,任首席运营官。2005年,刘成彦收购了网宿创始人之一周艾钧的部分股份,一跃成为网宿第二大股东,并担任执行董事。洪珂拥有美国国籍,毕业于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拥有十多年互联网行业工作经验。他曾任美国达可达互联网公司技术副总裁、美国泛亚电信技术副总裁。这是一个市场经验与技术实力俱佳的创业团队,同时创业团队成本意识非常强,勤俭节约,以身作则,很长时间里刘成彦去外地出差都是住在如家这种经济型酒店,这让刘纲感觉接地气,很钦佩。

在刘纲团队的努力及当时深创投董事长靳海涛先生的支持下,深创投投资了网宿科技,而它接下来的表现也不负期望。网宿科技在上市第三年后开始爆发,在媒体选出的2013年创业板十大牛股中,网宿科技在排名第二,2014年2月10日,网宿科技以134元的收盘价,超过贵州茅台,一时成为A股第一高价股。

2011-2016年,网宿科技营收从5.42亿元增加至44.47亿元,归母净利润从0.55亿元增加至12.48亿元,营收及归母净利润年均复合增长率分别为53%及87%。对比一下,腾讯同期的营收和净利润复合增长率分别是40%及29%。迸发的业绩,彻底点燃了二级市场投资者的热情,估值大幅提升,从2013年初至2016年7月高点,网宿科技股价涨幅超过18倍。截止2016年7月28日,网宿科技总市值达到596.95亿元。

当然,深创投和刘纲在这一投资案例中也有遗憾。“当时深创投投资占比10%,投后估值2.6亿,退出时稀释掉7.5%,以网宿科技最高时500亿、600亿市值,如果再持有几年,将可以产生30、40亿元的收益。”刘纲总结道,“这说明投的好还要卖的好,投资人在投后管理工作应该花更大的精力。”尽管有遗憾,但是网宿科技的上市成功,特别是它在后来发展过程中相对于竞争对手的胜出,也让刘纲意识到,本土创投公司也有机会在同一个领域竞争中挑战国外VC大佬和巨头,并最终完胜对方。

03 “投资三要素”决策模型

有一些知名投资人认为,“投资是一门绝学”,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一个人的成功经验,他人很难学习。网宿科技和乐视网(关于刘纲投资乐视的案例,创业家&i黑马将在随后专文分析)等成功案例,证明了刘纲是一个有天分的投资人。但与那些单纯凭感觉的“实战派”投资人不同,刘纲还是一名理性的分析者。在他的博士论文中,刘纲提出了创业投资的“三要素”决策模型:信息不对称、不确定性、价值判断与选择,这三个要素是影响投资者决策的关键性因素。

一、信息不对称。所有的投资都需要解决投资者和创业者之间信息不对称的问题,绝不能搞“萝卜快了不洗泥、情况不明决心大”,而是需要通过详细的尽职调查来消除信息不对称。

二、不确定性。项目对应的未来经济及市场状况的不确定性,尤其是收益和损失的分布范围和状态不能确知,市场状况瞬息万变,这需要投资人不但要研究产业发展的趋势,还要分析企业、创业团队等的因素。

三、价值判断与价值选择。价值判断是人们对项目发展前景、趋势、收益与风险的主观判断与选择,投资经理的风险偏好极大影响对项目的价值判断与选择。决策学中的极大极大值、极大极小值、极小极小值、极小极大值描述了风险偏好的四种类型。

围绕着这三要素进行博弈的创投过程中,创始人的个人素质也是一种重要的观察变量:首先,创始人对所处行业要有一定的资源和经验积累,创业者不是读出来的,而是干出来的;其次是悟性,成功的创始人一定是一个非常聪明、学习力非常强的人;第三是个性和性格,创业者需要诚实守信,意志力坚韧,能够持之以恒,不急不躁;第四是情商与鼓动力,创始人需要对外沟通,对内激励。在刘纲眼中,一个成功的创业者一定具备成功的人格,要有担当,知道自己是谁。

在项目和创始人的发展初期,它的不确定性和信息不对称情况突出,不同的投资人的判断千差万别。刘纲认为,这时做出判断,一定是基于投资人的理念、投资偏好,甚至包括他的人生哲学和性格。从这一意义上来讲,一个优秀的投资经理是完全个性化的。”在刘纲看来,投资人最大的享受和乐趣,就是作为企业家背后的投资人伴随一个项目成功,站在舞台旁边看到它“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公司发展成为一个行业的领袖级公司,我们也倍感激动和自豪。”

04对当前环境的分析:机遇、风险与“深蓝”的机会

对于未来的投资方向,刘纲认为有四个关键词:消费升级、科技驱动、跨界融合和迭代效应在刘纲看来,“消费升级”包括物质消费升级和精神层面的消费升级两方面在物质层面的消费升级上,刘纲看好一些新兴的连锁生鲜新零售、幼儿早期教育之类的泛教育、大健康等领域的商业项目比如他们在2014年投资的“果蔬好”就是这方面的典型。这一项目在他投资时估值2亿,如今已经增长十倍。果蔬好定位于中国正在崛起的广大中产阶级,其生鲜市场空间上万亿,是一片蓝海,尚未有一家企业生产占有率超过5%,存在诞生独角兽的土壤。

果蔬好在模式上走的是线下连锁店的路子,在优质的社区建设1000到2000平米的店,售卖全品类、中高端生鲜食品,复购率非常高,需求刚性,公司成长迅速,年复合增长速度超过70%,且一直严格保持高质量的产品、服务标准。目前,果蔬好已经开设了10个店左右,刘纲判断其将成为连锁生鲜超市类别中的头部公司。在精神层面的消费升级上,刘纲则比较关注泛娱乐板块中皇冠上的明珠——影视。在他看来,这是一个颇具挑战性的赛道,每一部影片都是一个全新的旅程,前面的成功不意味着继续成功,这种特点非常类似于风险投资。

刘纲认为,中国未来一定会成为文化尤其是影视产品输出国,中国大片未来也会像好莱坞大片一样席卷世界,产生巨大的商业价值与社会影响力,成为传播中华文化与友谊的使者。在科技驱动方面,刘纲认为,随着中美贸易战加剧,前沿科技的重要性就显示出来,没有核心技术是肯定不行的。他相信,今后一段时间,中国的科技投资将会呈现一个井喷的状态,这是整个社会从政府到民间的共识。而跨界融合与迭代效应,则为成功的创业项目提供了突破方向和路径。

对于当前面临的主要风险,刘纲认为,创投行业的发展应该让市场机制来发挥主要作用,目前大量国有企业进入风险投资领域,这很危险。因为深创投这样在创业投资领域取得成功的国有公司的毕竟是少数,国企创投会面临着团队激励、决策机制、风险追责、创业文化等一系列问题与挑战。他认为,政府引导基金以及国家风险投资在整个创投的历史上确实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但政府引导基金以及政府母基金应该运用市场化的机制。“

这是目前中国发展风险投资碰到的一个重要问题,即如何让行政力量发挥有效的、正确的影响,很多地方引导基金在分配上存在资源浪费和误导市场的问题。”刘纲表示在国外,VC只有在具备优秀管理团队与成功业绩之后才能说服LP继续投资,目前国内基金业的备案制虽然有一定的作用,但备案制本身无法对创投机构的团队、业绩、策略、风格与风险等复杂因素进行认证审核,而这应该通过市场机制自由选择的结果。

刘纲判断,随着市场的演变,基金行业必将发生洗牌:一方面,头部公司将获得更多LP资金的倾注,如IDG、红杉资本、深创投;另一方面,头部基金机构中的优秀投资人的创业型基金,即“老人新基金”,如像高榕资本,同样会得到更多母基金的关注。

在刘纲看来,今天的创业历程,既充满高度不确定性与风险,又比以往任何时代都要蕴含着巨大机会,就像海面下两公里的深蓝领域,充满神秘色彩,既扑朔迷离,亦瑰丽壮观。在这里,海里的山峰比珠穆朗玛还要高,溪谷比美国大峡谷还要深;在这里,任何一种生物都要比陆地上的动物残暴、凶猛——当下创业环境虽然变幻莫测,危机重重,但每一个生意里都深藏着一片蓝海。

正因为如此,刘纲选择与创业黑马学院合作,开创“深蓝实验室”。他相信:深蓝海底的独特生态,就是我们今天的创业生态正如深蓝机器人的逆袭故事,只要找准方向,用对方法,并有正确指引和资源相伴,创业者就能在红海中找到蓝海,杀出重围,实现逆袭。

风险投资,狩猎法则,互联网营销,互联网建站

商业价值 Current location:home>商业价值>
您的位置: home>商业价值>

风险投资界风云人物告诉你创业板的狩猎法则

2018-11-23 16:25:30   source:陈志强

创投圈内,存在着时有交集又迥然相异的两股主要势力:海外创投和本土创投,前者是美股、港股的常客,后者则以A股的创业板为乐土。深创投集团执行总经理刘纲,就是颇有盛名的国内“创业板猎手”。从网宿科技到数字政通,从乐视网到智美传媒和多牛传媒,他投资过的50多个项目中,已经有13家公司IPO成功,累计市值超过2000亿元。

他似乎有一种独特的才能,擅长在成长早期,在看似模糊局面下,往往是在并不被看好的项目中挑出明日之星。刘纲,深创投执行总经理,他是中国风险投资界风云人物,一人投出了13家上市公司,被业界称为“中国创业板第一人”。 在2018FEIA泛娱乐与大消费时代论坛上,他发表了主题演讲《泛娱乐的前世今生与未来,为梦想而投资》。这种本领很大程度上来自长期的学习与实践,刘纲是一名真正的“学者型投资人”。作为国内第一批风险投资研究方向的MBA,他对TMT、新文创及大消费领域的创业投资都进行过深入研究,为了更好地研究影视投资领域,甚至还专门参加了2016年全国博士生入学考试,被北京电影学院党委书记侯光明教授录取,成为影视管理学博士研究生,专攻电影产业管理与投资方向。

实际上,刘纲每投一个项目,都是从最基础的调研开始,一项项尽调、分析、拆解与综合,硬碰硬地投出了超过20%的成功IPO比例,和数倍到数十倍的投资回报。近日,刘纲与创业家&i黑马团队分享了他的投资法则。他表示:“创业投资的核心首先是研判趋势和发现价值,一定要找到经济发展趋势和需求演变的方向。”

然而现实中趋势有时并不明朗,就像黎明前的黑暗,就像深蓝领域(Deep Blue Zone)——海面下两公里的神秘深渊,幽暗、混沌、朦胧、迷失,很难判断出未来的方向。这时,一个优秀投资人与平庸投资人之间的差距就会显现出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一个优秀的投资经理既要有天分也需要努力”,刘纲说,他自己的风格是做一名“积极的理性投资人”。

01,逆袭的“本土派”

刘纲最初的商业经历来自海南。1990年,从人民大学毕业的他带着一股激情与勇气,与当时的众多“九二派”创业者一样,奔向了海南。“我在海南最后一段经历是在海南机场股份有限公司招商投资部工作,三亚凤凰机场和海口美兰机场都是我们的子公司,公司旗下还有诸多的实业子公司,由我们部门负责投资管理”,刘纲回忆道。虽然他那时还很年轻,但是在机场股份投资部门已经接触到了诸多行业的投资,包括旅游、酒店、航空配餐、观光农业、融资租赁等行业,当然还包括当时火热的房地产投资,残酷的“击鼓传花”游戏之后,他开始思考,何为投资?

1997年,刘纲参加国家首届MBA联考,考取中国人民大学MBA,师从著名风险投资专家、哈佛大学归国学者、康奈尔大学博士刘曼红教授学习风险投资,成为国内第一批科班出身的风险投资研究方向工商管理硕士。2000年毕业后,刘纲作为最早的成员之一,参与了湘财证券创投部门的开创性工作,从撰写投资价值分析、设计投资流程、设计投后管理制度开始,从此进入创投领域,一干就是近20年。

当时,海外创投机构也是刚刚进入中国,但实力与名气要比本土创投强得多。虽然湘财证券随后设立的湘财贯通投资管理公司是券商最早的直投基金管理机构,但是由于当时中国创业投资市场是资金、上市两头在外的“哑铃型”结构,本土创投机构的发挥余地有限,更多的是处于学习与模仿阶段。“那时候人民币基金投不了受纳斯达克追捧的互联网中概股项目,国内的项目又没有机会上市退出,因此人民币基金只出不进,逐渐趋于弹尽粮绝,处于非常艰难的时期。”刘纲说。

2006年,一个新的机会摆在了刘纲面前,成立于1999年的本土机构深创投羽翼渐丰,当时深创投董事长靳海涛先生做出了一个影响深远的战略性判断:国内股市的股权分置改革完成后,中国即将进入到创业投资的发展春天。深创投开始招兵买马,扩张地盘,设立政府引导资金参与的区域性基金。

刘纲于彼时加盟了深创投,负责创办深创投北京公司并担任总经理,2006年起至今逾12年,刘纲先后创立了山东淄博基金、北京基金、天津基金、内蒙古基金、河北基金、山西基金等,全面负责华北地区基金的募投管退。目前,深创投华北总部累计管理基金81.81亿元,投资了100多家创业企业,累计投资金额约30亿元,实现IPO和并购上市15家,累计市值很长一段时间在2000亿元以上。

如今回顾那段历史,刘纲认为,本土创投的发展阶段划分,2006年之前有点像“八年抗战”时期,创投行业基本上由外资占主导,人民币基金没什么作为。而从2006年到2009年创业板推出,是一个时代机遇,人民币基金经历了艰苦卓绝的奋战后取得了极大发展,相当于“解放新中国”时期。2009年创业板出现之后,则进入了“建设新中国”时期。

“中国本土创投发展有三大驱动力:国内A股IPO、政府引导基金、双创活动。尤其是A股资本市场创业板的推出,造就和推动了中国创投事业的发展,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基本上国外也是一样,IPO的公司越多,创投发展越好。”刘纲告诉创业家&i黑马。

02,从未来中判断趋势 从现实中了解公司

加入深创投后,刘纲进入到急行军状态,从2006年到2016年十年间,刘纲作为深创投华北区域的“总司令”,全面负责募投管退,工作处于极高强度,十年间没有休过一次年假。在这一期间,刘纲先后投资了网宿科技、拓尔思、乐视网、数字政通、晨光生物、智美传媒、太空板业、百傲化学等一批项目,随着创业板的推出,这些项目纷纷告捷,其中作为深创投第一家创业板上市项目的网宿科技,也是刘纲首个实现IPO的项目。

当时,网宿科技是一家主要提供互联网内容分发与加速(CDN)的科技公司,在2007年仍处于发展初期,公司既有一定的技术积累与市场机会,又面临着获得大牌外资基金注资的蓝汛等头部公司的强力竞争,公司资金也较为紧张。

事实上,这个项目在深创投的内部乃至投资经理团队中,曾经产生了很大的分歧——对于IDC业务和CDN业务的市场空间存在争议,有人认为,这是一个电信运营商主导的市场,电信运营商如果主动提供类CDN等增值服务,网宿科技的发展空间将很有限。

但刘纲不同意这一判断,虽然中国电信行业是大一统格局,但是各大电信运营商存在相互间的联通与结算问题,且单一运营商的全国结算单元也是以县级和市级公司为基础,他们各自的业绩考核主体与利益是不同的,这就给网宿公司留下了发展空间。同时他认为,随着互联网不断发展,用户需要更快的互联网速度与更好的用户体验,网宿科技面向的市场空间很巨大。

从国外行业发展状况来看,网宿科技的对标公司美国Akamai,彼时估值为70、80倍市盈率,颇受美国资本市场追捧。在国内市场,蓝汛ChinaCache也获得了顶尖VC和PE的投资(后来在美股上市)。

刘纲团队将网宿科技和国内竞争对手对比来看,网宿科技的运营成本要比后者便宜很多。在技术层面,网宿科技的CDN技术存在一定优势,市场开发(BD)方面网宿科技看准了视频公司的发展大趋势,适时提出了诸如视频解决方案等针对性的方案,对于传统互联网、游戏、视频等类型的公司有较强的服务能力,颇受市场欢迎。

从创始人团队来说,刘纲认为,虽然竞争对手公司的创始人看起来更为“高大上”,网宿科技创始团队董事长刘成彦与副董事长、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洪珂看似非常低调,但他们实际上是颇具实力的创业组合:刘成彦经验丰富,1995年就曾经进行过互联网创业,1999年至2000年任中国万网首席运营官,2001年凭借敏锐的嗅觉与前瞻性,加入当时成立不到一年的网宿公司,任首席运营官。2005年,刘成彦收购了网宿创始人之一周艾钧的部分股份,一跃成为网宿第二大股东,并担任执行董事。洪珂拥有美国国籍,毕业于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拥有十多年互联网行业工作经验。他曾任美国达可达互联网公司技术副总裁、美国泛亚电信技术副总裁。这是一个市场经验与技术实力俱佳的创业团队,同时创业团队成本意识非常强,勤俭节约,以身作则,很长时间里刘成彦去外地出差都是住在如家这种经济型酒店,这让刘纲感觉接地气,很钦佩。

在刘纲团队的努力及当时深创投董事长靳海涛先生的支持下,深创投投资了网宿科技,而它接下来的表现也不负期望。网宿科技在上市第三年后开始爆发,在媒体选出的2013年创业板十大牛股中,网宿科技在排名第二,2014年2月10日,网宿科技以134元的收盘价,超过贵州茅台,一时成为A股第一高价股。

2011-2016年,网宿科技营收从5.42亿元增加至44.47亿元,归母净利润从0.55亿元增加至12.48亿元,营收及归母净利润年均复合增长率分别为53%及87%。对比一下,腾讯同期的营收和净利润复合增长率分别是40%及29%。迸发的业绩,彻底点燃了二级市场投资者的热情,估值大幅提升,从2013年初至2016年7月高点,网宿科技股价涨幅超过18倍。截止2016年7月28日,网宿科技总市值达到596.95亿元。

当然,深创投和刘纲在这一投资案例中也有遗憾。“当时深创投投资占比10%,投后估值2.6亿,退出时稀释掉7.5%,以网宿科技最高时500亿、600亿市值,如果再持有几年,将可以产生30、40亿元的收益。”刘纲总结道,“这说明投的好还要卖的好,投资人在投后管理工作应该花更大的精力。”尽管有遗憾,但是网宿科技的上市成功,特别是它在后来发展过程中相对于竞争对手的胜出,也让刘纲意识到,本土创投公司也有机会在同一个领域竞争中挑战国外VC大佬和巨头,并最终完胜对方。

03 “投资三要素”决策模型

有一些知名投资人认为,“投资是一门绝学”,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一个人的成功经验,他人很难学习。网宿科技和乐视网(关于刘纲投资乐视的案例,创业家&i黑马将在随后专文分析)等成功案例,证明了刘纲是一个有天分的投资人。但与那些单纯凭感觉的“实战派”投资人不同,刘纲还是一名理性的分析者。在他的博士论文中,刘纲提出了创业投资的“三要素”决策模型:信息不对称、不确定性、价值判断与选择,这三个要素是影响投资者决策的关键性因素。

一、信息不对称。所有的投资都需要解决投资者和创业者之间信息不对称的问题,绝不能搞“萝卜快了不洗泥、情况不明决心大”,而是需要通过详细的尽职调查来消除信息不对称。

二、不确定性。项目对应的未来经济及市场状况的不确定性,尤其是收益和损失的分布范围和状态不能确知,市场状况瞬息万变,这需要投资人不但要研究产业发展的趋势,还要分析企业、创业团队等的因素。

三、价值判断与价值选择。价值判断是人们对项目发展前景、趋势、收益与风险的主观判断与选择,投资经理的风险偏好极大影响对项目的价值判断与选择。决策学中的极大极大值、极大极小值、极小极小值、极小极大值描述了风险偏好的四种类型。

围绕着这三要素进行博弈的创投过程中,创始人的个人素质也是一种重要的观察变量:首先,创始人对所处行业要有一定的资源和经验积累,创业者不是读出来的,而是干出来的;其次是悟性,成功的创始人一定是一个非常聪明、学习力非常强的人;第三是个性和性格,创业者需要诚实守信,意志力坚韧,能够持之以恒,不急不躁;第四是情商与鼓动力,创始人需要对外沟通,对内激励。在刘纲眼中,一个成功的创业者一定具备成功的人格,要有担当,知道自己是谁。

在项目和创始人的发展初期,它的不确定性和信息不对称情况突出,不同的投资人的判断千差万别。刘纲认为,这时做出判断,一定是基于投资人的理念、投资偏好,甚至包括他的人生哲学和性格。从这一意义上来讲,一个优秀的投资经理是完全个性化的。”在刘纲看来,投资人最大的享受和乐趣,就是作为企业家背后的投资人伴随一个项目成功,站在舞台旁边看到它“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公司发展成为一个行业的领袖级公司,我们也倍感激动和自豪。”

04对当前环境的分析:机遇、风险与“深蓝”的机会

对于未来的投资方向,刘纲认为有四个关键词:消费升级、科技驱动、跨界融合和迭代效应在刘纲看来,“消费升级”包括物质消费升级和精神层面的消费升级两方面在物质层面的消费升级上,刘纲看好一些新兴的连锁生鲜新零售、幼儿早期教育之类的泛教育、大健康等领域的商业项目比如他们在2014年投资的“果蔬好”就是这方面的典型。这一项目在他投资时估值2亿,如今已经增长十倍。果蔬好定位于中国正在崛起的广大中产阶级,其生鲜市场空间上万亿,是一片蓝海,尚未有一家企业生产占有率超过5%,存在诞生独角兽的土壤。

果蔬好在模式上走的是线下连锁店的路子,在优质的社区建设1000到2000平米的店,售卖全品类、中高端生鲜食品,复购率非常高,需求刚性,公司成长迅速,年复合增长速度超过70%,且一直严格保持高质量的产品、服务标准。目前,果蔬好已经开设了10个店左右,刘纲判断其将成为连锁生鲜超市类别中的头部公司。在精神层面的消费升级上,刘纲则比较关注泛娱乐板块中皇冠上的明珠——影视。在他看来,这是一个颇具挑战性的赛道,每一部影片都是一个全新的旅程,前面的成功不意味着继续成功,这种特点非常类似于风险投资。

刘纲认为,中国未来一定会成为文化尤其是影视产品输出国,中国大片未来也会像好莱坞大片一样席卷世界,产生巨大的商业价值与社会影响力,成为传播中华文化与友谊的使者。在科技驱动方面,刘纲认为,随着中美贸易战加剧,前沿科技的重要性就显示出来,没有核心技术是肯定不行的。他相信,今后一段时间,中国的科技投资将会呈现一个井喷的状态,这是整个社会从政府到民间的共识。而跨界融合与迭代效应,则为成功的创业项目提供了突破方向和路径。

对于当前面临的主要风险,刘纲认为,创投行业的发展应该让市场机制来发挥主要作用,目前大量国有企业进入风险投资领域,这很危险。因为深创投这样在创业投资领域取得成功的国有公司的毕竟是少数,国企创投会面临着团队激励、决策机制、风险追责、创业文化等一系列问题与挑战。他认为,政府引导基金以及国家风险投资在整个创投的历史上确实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但政府引导基金以及政府母基金应该运用市场化的机制。“

这是目前中国发展风险投资碰到的一个重要问题,即如何让行政力量发挥有效的、正确的影响,很多地方引导基金在分配上存在资源浪费和误导市场的问题。”刘纲表示在国外,VC只有在具备优秀管理团队与成功业绩之后才能说服LP继续投资,目前国内基金业的备案制虽然有一定的作用,但备案制本身无法对创投机构的团队、业绩、策略、风格与风险等复杂因素进行认证审核,而这应该通过市场机制自由选择的结果。

刘纲判断,随着市场的演变,基金行业必将发生洗牌:一方面,头部公司将获得更多LP资金的倾注,如IDG、红杉资本、深创投;另一方面,头部基金机构中的优秀投资人的创业型基金,即“老人新基金”,如像高榕资本,同样会得到更多母基金的关注。

在刘纲看来,今天的创业历程,既充满高度不确定性与风险,又比以往任何时代都要蕴含着巨大机会,就像海面下两公里的深蓝领域,充满神秘色彩,既扑朔迷离,亦瑰丽壮观。在这里,海里的山峰比珠穆朗玛还要高,溪谷比美国大峡谷还要深;在这里,任何一种生物都要比陆地上的动物残暴、凶猛——当下创业环境虽然变幻莫测,危机重重,但每一个生意里都深藏着一片蓝海。

正因为如此,刘纲选择与创业黑马学院合作,开创“深蓝实验室”。他相信:深蓝海底的独特生态,就是我们今天的创业生态正如深蓝机器人的逆袭故事,只要找准方向,用对方法,并有正确指引和资源相伴,创业者就能在红海中找到蓝海,杀出重围,实现逆袭。

风险投资,狩猎法则,互联网营销,互联网建站

咨询

客服

客户在线沟通:

电话

184759303257*24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微信咨询
关注公众号

18475930325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Company address:广东省湛江市赤坎区东园西18号

湛江鼎联互联网信息有限公司

微信咨询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