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湛江鼎联互联网信息有限公司!
为企业创造价值, 我们懂技术, 更懂营销!
腾讯极力撮合,斗鱼和虎牙合并终于落地
Author:网络转载   Create time:2020-08-11 09:42:52    阅读量:50

斗鱼和虎牙合并一事,终于尘埃落定了!

斗鱼刚刚宣布,公司董事会已收到腾讯于2020年8月10日发出的不具约束力的初步建议书,建议斗鱼与虎牙以换股的方式进行合并。

欢聚时代YY宣布,向腾讯转让3000万股虎牙B类股份,价值8.1亿美元。

稍后时间,虎牙也宣布收到腾讯的合并提案,腾讯建议虎牙与斗鱼根据适用法律进行股份换股合并。 

 

8月5日,斗鱼、虎牙就又传出了合并传闻。据彭博报道,腾讯正推动合并斗鱼和虎牙的谈判。知情人士表示,合并后,虎牙和斗鱼将保留各自的平台和品牌,同时与腾讯旗下的电子竞技平台eGame进行更密切的合作。

事实上,腾讯推动斗鱼、虎牙合并之举早有端倪。2018年底,在斗鱼赴美上市前,因担心斗鱼上市会冲击虎牙股价,腾讯就提出斗鱼、虎牙合并的构想,不过没有成功。一年后,腾讯于2019年底再次提出促成鱼虎合并的计划,当时双方虽然坐上了谈判桌,但并未达成一致。

腾讯在虎牙、斗鱼都持有大量股份,其中前者占股37%,后者占股38%,拥有推动双方合并的最强动力。

 

再加上今年4月,腾讯以约2.6亿美元的价格从欢聚集团手中收购了1650万股虎牙B类普通股,从而将其在虎牙平台上的投票权提升至50.9%。业内认为,腾讯成为虎牙和斗鱼第一大股东之后,两家合并的可能性大大提高。

据估计,斗鱼、虎牙合并之后,将会打造出一个拥有超过3亿用户、总市值达100亿美元的直播巨头,巩固腾讯在中国游戏和社交媒体领域的领先地位。

近年来,快手、抖音以及B站的强势入局给包括斗鱼、虎牙在内的老牌直播平台造成了巨大压力。

斗鱼虎牙的合并事宜最终落地,则可以减少内斗,并达到压制B站、抗衡快手的效果。假如企鹅电竞业务也合并其中,届时腾讯将牢牢占据市场领先地位。

鱼虎内斗,“不相上下”

根据斗鱼和虎牙的财报,对比发现,这两个直播平台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

斗鱼2019年总净营收为人民币72.832亿元(约合10.411亿美元),与2018年的人民币36.544亿元相比增长99.3%。 

虎牙2019财年总净营收为83.745亿元人民币(约合12.029亿美元),与2018财年的46.634亿元人民币相比增长79.6%。

5月份,斗鱼与虎牙一前一后也都发布了2020年Q1财报。

从业务上来看,二者的营收构成是相同的,分为两部分:直播、广告以及其他。具体而言,今年一季度,虎牙直播收入占比94%,广告及其他收入仅6%;斗鱼直播收入占比93%,广告及其他收入占比7%。

业务上的高度相似,也使得二者的营收受到了相同因素的影响。其中,在解释直播业务的增长时,斗鱼、虎牙都提到了用户付费率的提升;对于广告以及其他业务实现增长的解释,则都涉及公司品牌知名度的提高以及客户需求的增长。

此外,从财报数据上来看,斗鱼、虎牙之间的差距正在逐渐缩小。

2020年第一季度,虎牙的总营收为24.12亿元,高于斗鱼的22.78亿元。这比二者去年四季度的业绩还要接近:去年四季度,虎牙的营收为24.675亿元,斗鱼则是20.6亿元。

在营收增速方面,虎牙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长了47.8%,低于斗鱼的53.0%,而去年第四季度,二者的营收增速分别为64%、77.8%,其中虎牙的增速首次出现环比下跌的情况,是导致斗鱼与虎牙营收差距,较前几个季度进一步缩小的关键因素。

同期,虎牙的净利润低于斗鱼,前者为1.712 亿元,后者为2.545亿元。

在用户方面,虎牙今年一季度保持了一贯的优势,其移动端MAU达7470万,同比增长了38.6%,斗鱼则是5660万,同比增长15.3%;去年第四季度二者的MAU分别为6160 万、5440万,同比增速分别是21.5%、29.3%。

其中,斗鱼在一季度的付费用户达到了760万,比2019年同期的600万增长26.2%;虎牙则是610 万,与去年同期的540万相比增长13.0%。

在用户的付费水平方面,虎牙虽然仍高于斗鱼,但已经出现了下降的趋势。财报显示,虎牙今年一季度的ARPPU(用户平均收益)为372.9元,与上个季度相比减少了87元;斗鱼今年一季度的ARPPU为278元,在稳步提升的同时也缩小了和虎牙的差距。

迎战快抖、B站,“有心无力”

伴随着2019年开始的快手、抖音入局、B站加大投入力度,游戏直播行业进入了一个新的竞争阶段。

快手,2016年开始发力游戏直播内容;2019年7月公布日活达3500万,12月超5100万,其中仅在10月12日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的首轮小组赛的前5个小时里,快手平台上用户在线观看人数就突破2500万。

B站,先是2019年底,斥巨资8亿元从一众游戏直播玩家手中挣得未来3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国地区的独家转播权,随后又高调签约昔日斗鱼一姐冯提莫,网传签约价格高达5000万。从其一系列的动作来看,B站在直播上的野心越来越大。

反观鱼虎,正在遭受活跃用户流失——斗鱼2020年第一季度整体月活较3个月前减少了770万用户,根据财报数据计算,一季度斗鱼移动端用户新增220万,那么斗鱼PC端用户减少了约950万;

虎牙整体新增了110万用户背后,则是移动端为PC端的流失填坑,2020年第一季度虎牙移动端新增用户为1310万,可以计算出PC端虎牙流失了约1200万用户。 

疫情下,带来的移动端增长并非是增量,而是原有PC端用户的转化。陈少杰在财报会议中也证实:“PC端MAU(月活跃用户数)下降因为卫生事件影响,网吧倒闭。这部分PC端用户的观看习惯迁移到了个人电脑或手机端。”

即便如此,斗鱼还是流失了约550万用户。虎牙勉强接住了PC转化来的用户,但用户付费意愿被削弱了,这也导致在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和营收上环比首次出现了下滑。

此外,在快抖、B站们的进攻之下,斗鱼、虎牙还意识到自身存在“营收结构单一”的问题,并决定尝试破圈。

近年来,虎牙专门成立了PGC中心做自制内容,邀请娱乐圈艺人助阵,将内容拓展到非游戏方面。在2020年一季度的业绩会上,虎牙首席财务官刘晓钲还表示,虎牙已推出新的游戏陪玩产品,还将在电商直播领域发力。

然而,虎牙想圈地的每一个池子里,都已有劲敌:比心陪练2014年就已上线,如今用户规模已经超过3000万,大神陪练师超过300万。作为游戏陪练市场的后来者,虎牙并不具备优势,财报数据也已经佐证。

斗鱼的目标更清晰,其选择继续对以电竞为核心的优质内容进行投入,布局电竞产业链,依靠“主播日常直播+赛事直播+自制赛事”,试图构建自身的游戏产业生态。 

只是,面对用户增速放缓、体量趋于稳定的游戏直播市场,斗鱼也无能为力。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中国网络直播行业商业模式创新与投资机会深度研究报告》显示,我国游戏直播的市场增速近年来一直处于下滑的趋势,其中2017年,我国游戏直播市场规模的增速曾达到188.5%,而到了2019年便下滑至34.7%,预计2022年将进一步降至20%以下。

腾讯或成最大赢家?

对于整合虎牙以及斗鱼,由于市场的变化,腾讯实际上有着迫切的愿望。

如上文所述,一方面,快抖、B站正在强势入局,欲蚕食游戏直播“大蛋糕”,而游戏一直以来都是腾讯的战略重心,且这点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发生改变,因此,腾讯欲进一步巩固自己在游戏直播领域的主导权。加之字节跳动在游戏直播的进攻也在加速,腾讯需要做好更牢固的防患。

另一方面,作为虎牙和斗鱼的第一大股东,腾讯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左右手互搏。事实上,腾讯IEG去年就成立了游戏直播业务部,其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平衡斗鱼、虎牙、企鹅电竞三家之间的竞争、控制整体消耗。

在互联网行业,头部的两家公司合并并不是新鲜事,不管是互联网视频行业,还是其他行业的美团和点评、58和赶集、滴滴和快的等,双巨头的合并无一不深刻改变了行业战略格局。如果斗鱼和虎牙的合并事宜能够最终落地,又会给双方,甚至行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斗鱼与虎牙的业务重合度极高,但两者的侧重点其实不同。斗鱼最强势的地方在端游、电竞、主机等重度游戏领域以及游戏品类的多元化,而虎牙的侧重点在手游以及自身强大的创收能力。因此两大平台的合并,如果操作得当,依旧可以起到互补的作用。

此外,鱼虎合并可以认为是强强联手,将进一步巩固它们在直播领域的地位。同时,合并也有利于双方将更多的资源集中化,结束恶性竞争后二者互相反哺,财报业绩也许会更好看。

斗鱼、虎牙是国内排名第一、第二的直播平台,根据艾瑞咨询数据,2019年中国游戏直播行业营收达208.1亿元,虎牙和斗鱼的市场份额分别为40.25%和35.00%。

而鱼虎背后的腾讯,或许会成为本次交易最大的赢家。合并后,新主体将进一步拥有压制B站、抗衡快手的能力,假如企鹅电竞业务也合并其中,届时腾讯将牢牢占据市场领先地位。

腾讯极力撮合,斗鱼和虎牙合并终于落地
2020-08-11 09:42:52   source:网络转载

斗鱼和虎牙合并一事,终于尘埃落定了!

斗鱼刚刚宣布,公司董事会已收到腾讯于2020年8月10日发出的不具约束力的初步建议书,建议斗鱼与虎牙以换股的方式进行合并。

欢聚时代YY宣布,向腾讯转让3000万股虎牙B类股份,价值8.1亿美元。

稍后时间,虎牙也宣布收到腾讯的合并提案,腾讯建议虎牙与斗鱼根据适用法律进行股份换股合并。 

 

8月5日,斗鱼、虎牙就又传出了合并传闻。据彭博报道,腾讯正推动合并斗鱼和虎牙的谈判。知情人士表示,合并后,虎牙和斗鱼将保留各自的平台和品牌,同时与腾讯旗下的电子竞技平台eGame进行更密切的合作。

事实上,腾讯推动斗鱼、虎牙合并之举早有端倪。2018年底,在斗鱼赴美上市前,因担心斗鱼上市会冲击虎牙股价,腾讯就提出斗鱼、虎牙合并的构想,不过没有成功。一年后,腾讯于2019年底再次提出促成鱼虎合并的计划,当时双方虽然坐上了谈判桌,但并未达成一致。

腾讯在虎牙、斗鱼都持有大量股份,其中前者占股37%,后者占股38%,拥有推动双方合并的最强动力。

 

再加上今年4月,腾讯以约2.6亿美元的价格从欢聚集团手中收购了1650万股虎牙B类普通股,从而将其在虎牙平台上的投票权提升至50.9%。业内认为,腾讯成为虎牙和斗鱼第一大股东之后,两家合并的可能性大大提高。

据估计,斗鱼、虎牙合并之后,将会打造出一个拥有超过3亿用户、总市值达100亿美元的直播巨头,巩固腾讯在中国游戏和社交媒体领域的领先地位。

近年来,快手、抖音以及B站的强势入局给包括斗鱼、虎牙在内的老牌直播平台造成了巨大压力。

斗鱼虎牙的合并事宜最终落地,则可以减少内斗,并达到压制B站、抗衡快手的效果。假如企鹅电竞业务也合并其中,届时腾讯将牢牢占据市场领先地位。

鱼虎内斗,“不相上下”

根据斗鱼和虎牙的财报,对比发现,这两个直播平台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

斗鱼2019年总净营收为人民币72.832亿元(约合10.411亿美元),与2018年的人民币36.544亿元相比增长99.3%。 

虎牙2019财年总净营收为83.745亿元人民币(约合12.029亿美元),与2018财年的46.634亿元人民币相比增长79.6%。

5月份,斗鱼与虎牙一前一后也都发布了2020年Q1财报。

从业务上来看,二者的营收构成是相同的,分为两部分:直播、广告以及其他。具体而言,今年一季度,虎牙直播收入占比94%,广告及其他收入仅6%;斗鱼直播收入占比93%,广告及其他收入占比7%。

业务上的高度相似,也使得二者的营收受到了相同因素的影响。其中,在解释直播业务的增长时,斗鱼、虎牙都提到了用户付费率的提升;对于广告以及其他业务实现增长的解释,则都涉及公司品牌知名度的提高以及客户需求的增长。

此外,从财报数据上来看,斗鱼、虎牙之间的差距正在逐渐缩小。

2020年第一季度,虎牙的总营收为24.12亿元,高于斗鱼的22.78亿元。这比二者去年四季度的业绩还要接近:去年四季度,虎牙的营收为24.675亿元,斗鱼则是20.6亿元。

在营收增速方面,虎牙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长了47.8%,低于斗鱼的53.0%,而去年第四季度,二者的营收增速分别为64%、77.8%,其中虎牙的增速首次出现环比下跌的情况,是导致斗鱼与虎牙营收差距,较前几个季度进一步缩小的关键因素。

同期,虎牙的净利润低于斗鱼,前者为1.712 亿元,后者为2.545亿元。

在用户方面,虎牙今年一季度保持了一贯的优势,其移动端MAU达7470万,同比增长了38.6%,斗鱼则是5660万,同比增长15.3%;去年第四季度二者的MAU分别为6160 万、5440万,同比增速分别是21.5%、29.3%。

其中,斗鱼在一季度的付费用户达到了760万,比2019年同期的600万增长26.2%;虎牙则是610 万,与去年同期的540万相比增长13.0%。

在用户的付费水平方面,虎牙虽然仍高于斗鱼,但已经出现了下降的趋势。财报显示,虎牙今年一季度的ARPPU(用户平均收益)为372.9元,与上个季度相比减少了87元;斗鱼今年一季度的ARPPU为278元,在稳步提升的同时也缩小了和虎牙的差距。

迎战快抖、B站,“有心无力”

伴随着2019年开始的快手、抖音入局、B站加大投入力度,游戏直播行业进入了一个新的竞争阶段。

快手,2016年开始发力游戏直播内容;2019年7月公布日活达3500万,12月超5100万,其中仅在10月12日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的首轮小组赛的前5个小时里,快手平台上用户在线观看人数就突破2500万。

B站,先是2019年底,斥巨资8亿元从一众游戏直播玩家手中挣得未来3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国地区的独家转播权,随后又高调签约昔日斗鱼一姐冯提莫,网传签约价格高达5000万。从其一系列的动作来看,B站在直播上的野心越来越大。

反观鱼虎,正在遭受活跃用户流失——斗鱼2020年第一季度整体月活较3个月前减少了770万用户,根据财报数据计算,一季度斗鱼移动端用户新增220万,那么斗鱼PC端用户减少了约950万;

虎牙整体新增了110万用户背后,则是移动端为PC端的流失填坑,2020年第一季度虎牙移动端新增用户为1310万,可以计算出PC端虎牙流失了约1200万用户。 

疫情下,带来的移动端增长并非是增量,而是原有PC端用户的转化。陈少杰在财报会议中也证实:“PC端MAU(月活跃用户数)下降因为卫生事件影响,网吧倒闭。这部分PC端用户的观看习惯迁移到了个人电脑或手机端。”

即便如此,斗鱼还是流失了约550万用户。虎牙勉强接住了PC转化来的用户,但用户付费意愿被削弱了,这也导致在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和营收上环比首次出现了下滑。

此外,在快抖、B站们的进攻之下,斗鱼、虎牙还意识到自身存在“营收结构单一”的问题,并决定尝试破圈。

近年来,虎牙专门成立了PGC中心做自制内容,邀请娱乐圈艺人助阵,将内容拓展到非游戏方面。在2020年一季度的业绩会上,虎牙首席财务官刘晓钲还表示,虎牙已推出新的游戏陪玩产品,还将在电商直播领域发力。

然而,虎牙想圈地的每一个池子里,都已有劲敌:比心陪练2014年就已上线,如今用户规模已经超过3000万,大神陪练师超过300万。作为游戏陪练市场的后来者,虎牙并不具备优势,财报数据也已经佐证。

斗鱼的目标更清晰,其选择继续对以电竞为核心的优质内容进行投入,布局电竞产业链,依靠“主播日常直播+赛事直播+自制赛事”,试图构建自身的游戏产业生态。 

只是,面对用户增速放缓、体量趋于稳定的游戏直播市场,斗鱼也无能为力。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中国网络直播行业商业模式创新与投资机会深度研究报告》显示,我国游戏直播的市场增速近年来一直处于下滑的趋势,其中2017年,我国游戏直播市场规模的增速曾达到188.5%,而到了2019年便下滑至34.7%,预计2022年将进一步降至20%以下。

腾讯或成最大赢家?

对于整合虎牙以及斗鱼,由于市场的变化,腾讯实际上有着迫切的愿望。

如上文所述,一方面,快抖、B站正在强势入局,欲蚕食游戏直播“大蛋糕”,而游戏一直以来都是腾讯的战略重心,且这点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发生改变,因此,腾讯欲进一步巩固自己在游戏直播领域的主导权。加之字节跳动在游戏直播的进攻也在加速,腾讯需要做好更牢固的防患。

另一方面,作为虎牙和斗鱼的第一大股东,腾讯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左右手互搏。事实上,腾讯IEG去年就成立了游戏直播业务部,其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平衡斗鱼、虎牙、企鹅电竞三家之间的竞争、控制整体消耗。

在互联网行业,头部的两家公司合并并不是新鲜事,不管是互联网视频行业,还是其他行业的美团和点评、58和赶集、滴滴和快的等,双巨头的合并无一不深刻改变了行业战略格局。如果斗鱼和虎牙的合并事宜能够最终落地,又会给双方,甚至行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斗鱼与虎牙的业务重合度极高,但两者的侧重点其实不同。斗鱼最强势的地方在端游、电竞、主机等重度游戏领域以及游戏品类的多元化,而虎牙的侧重点在手游以及自身强大的创收能力。因此两大平台的合并,如果操作得当,依旧可以起到互补的作用。

此外,鱼虎合并可以认为是强强联手,将进一步巩固它们在直播领域的地位。同时,合并也有利于双方将更多的资源集中化,结束恶性竞争后二者互相反哺,财报业绩也许会更好看。

斗鱼、虎牙是国内排名第一、第二的直播平台,根据艾瑞咨询数据,2019年中国游戏直播行业营收达208.1亿元,虎牙和斗鱼的市场份额分别为40.25%和35.00%。

而鱼虎背后的腾讯,或许会成为本次交易最大的赢家。合并后,新主体将进一步拥有压制B站、抗衡快手的能力,假如企鹅电竞业务也合并其中,届时腾讯将牢牢占据市场领先地位。

客服

客户在线沟通:

电话

184759303257*24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腾讯极力撮合,斗鱼和虎牙合并终于落地
Author:网络转载   Create time:2020-08-11 09:42:52    阅读量:50

斗鱼和虎牙合并一事,终于尘埃落定了!

斗鱼刚刚宣布,公司董事会已收到腾讯于2020年8月10日发出的不具约束力的初步建议书,建议斗鱼与虎牙以换股的方式进行合并。

欢聚时代YY宣布,向腾讯转让3000万股虎牙B类股份,价值8.1亿美元。

稍后时间,虎牙也宣布收到腾讯的合并提案,腾讯建议虎牙与斗鱼根据适用法律进行股份换股合并。 

 

8月5日,斗鱼、虎牙就又传出了合并传闻。据彭博报道,腾讯正推动合并斗鱼和虎牙的谈判。知情人士表示,合并后,虎牙和斗鱼将保留各自的平台和品牌,同时与腾讯旗下的电子竞技平台eGame进行更密切的合作。

事实上,腾讯推动斗鱼、虎牙合并之举早有端倪。2018年底,在斗鱼赴美上市前,因担心斗鱼上市会冲击虎牙股价,腾讯就提出斗鱼、虎牙合并的构想,不过没有成功。一年后,腾讯于2019年底再次提出促成鱼虎合并的计划,当时双方虽然坐上了谈判桌,但并未达成一致。

腾讯在虎牙、斗鱼都持有大量股份,其中前者占股37%,后者占股38%,拥有推动双方合并的最强动力。

 

再加上今年4月,腾讯以约2.6亿美元的价格从欢聚集团手中收购了1650万股虎牙B类普通股,从而将其在虎牙平台上的投票权提升至50.9%。业内认为,腾讯成为虎牙和斗鱼第一大股东之后,两家合并的可能性大大提高。

据估计,斗鱼、虎牙合并之后,将会打造出一个拥有超过3亿用户、总市值达100亿美元的直播巨头,巩固腾讯在中国游戏和社交媒体领域的领先地位。

近年来,快手、抖音以及B站的强势入局给包括斗鱼、虎牙在内的老牌直播平台造成了巨大压力。

斗鱼虎牙的合并事宜最终落地,则可以减少内斗,并达到压制B站、抗衡快手的效果。假如企鹅电竞业务也合并其中,届时腾讯将牢牢占据市场领先地位。

鱼虎内斗,“不相上下”

根据斗鱼和虎牙的财报,对比发现,这两个直播平台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

斗鱼2019年总净营收为人民币72.832亿元(约合10.411亿美元),与2018年的人民币36.544亿元相比增长99.3%。 

虎牙2019财年总净营收为83.745亿元人民币(约合12.029亿美元),与2018财年的46.634亿元人民币相比增长79.6%。

5月份,斗鱼与虎牙一前一后也都发布了2020年Q1财报。

从业务上来看,二者的营收构成是相同的,分为两部分:直播、广告以及其他。具体而言,今年一季度,虎牙直播收入占比94%,广告及其他收入仅6%;斗鱼直播收入占比93%,广告及其他收入占比7%。

业务上的高度相似,也使得二者的营收受到了相同因素的影响。其中,在解释直播业务的增长时,斗鱼、虎牙都提到了用户付费率的提升;对于广告以及其他业务实现增长的解释,则都涉及公司品牌知名度的提高以及客户需求的增长。

此外,从财报数据上来看,斗鱼、虎牙之间的差距正在逐渐缩小。

2020年第一季度,虎牙的总营收为24.12亿元,高于斗鱼的22.78亿元。这比二者去年四季度的业绩还要接近:去年四季度,虎牙的营收为24.675亿元,斗鱼则是20.6亿元。

在营收增速方面,虎牙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长了47.8%,低于斗鱼的53.0%,而去年第四季度,二者的营收增速分别为64%、77.8%,其中虎牙的增速首次出现环比下跌的情况,是导致斗鱼与虎牙营收差距,较前几个季度进一步缩小的关键因素。

同期,虎牙的净利润低于斗鱼,前者为1.712 亿元,后者为2.545亿元。

在用户方面,虎牙今年一季度保持了一贯的优势,其移动端MAU达7470万,同比增长了38.6%,斗鱼则是5660万,同比增长15.3%;去年第四季度二者的MAU分别为6160 万、5440万,同比增速分别是21.5%、29.3%。

其中,斗鱼在一季度的付费用户达到了760万,比2019年同期的600万增长26.2%;虎牙则是610 万,与去年同期的540万相比增长13.0%。

在用户的付费水平方面,虎牙虽然仍高于斗鱼,但已经出现了下降的趋势。财报显示,虎牙今年一季度的ARPPU(用户平均收益)为372.9元,与上个季度相比减少了87元;斗鱼今年一季度的ARPPU为278元,在稳步提升的同时也缩小了和虎牙的差距。

迎战快抖、B站,“有心无力”

伴随着2019年开始的快手、抖音入局、B站加大投入力度,游戏直播行业进入了一个新的竞争阶段。

快手,2016年开始发力游戏直播内容;2019年7月公布日活达3500万,12月超5100万,其中仅在10月12日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的首轮小组赛的前5个小时里,快手平台上用户在线观看人数就突破2500万。

B站,先是2019年底,斥巨资8亿元从一众游戏直播玩家手中挣得未来3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国地区的独家转播权,随后又高调签约昔日斗鱼一姐冯提莫,网传签约价格高达5000万。从其一系列的动作来看,B站在直播上的野心越来越大。

反观鱼虎,正在遭受活跃用户流失——斗鱼2020年第一季度整体月活较3个月前减少了770万用户,根据财报数据计算,一季度斗鱼移动端用户新增220万,那么斗鱼PC端用户减少了约950万;

虎牙整体新增了110万用户背后,则是移动端为PC端的流失填坑,2020年第一季度虎牙移动端新增用户为1310万,可以计算出PC端虎牙流失了约1200万用户。 

疫情下,带来的移动端增长并非是增量,而是原有PC端用户的转化。陈少杰在财报会议中也证实:“PC端MAU(月活跃用户数)下降因为卫生事件影响,网吧倒闭。这部分PC端用户的观看习惯迁移到了个人电脑或手机端。”

即便如此,斗鱼还是流失了约550万用户。虎牙勉强接住了PC转化来的用户,但用户付费意愿被削弱了,这也导致在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和营收上环比首次出现了下滑。

此外,在快抖、B站们的进攻之下,斗鱼、虎牙还意识到自身存在“营收结构单一”的问题,并决定尝试破圈。

近年来,虎牙专门成立了PGC中心做自制内容,邀请娱乐圈艺人助阵,将内容拓展到非游戏方面。在2020年一季度的业绩会上,虎牙首席财务官刘晓钲还表示,虎牙已推出新的游戏陪玩产品,还将在电商直播领域发力。

然而,虎牙想圈地的每一个池子里,都已有劲敌:比心陪练2014年就已上线,如今用户规模已经超过3000万,大神陪练师超过300万。作为游戏陪练市场的后来者,虎牙并不具备优势,财报数据也已经佐证。

斗鱼的目标更清晰,其选择继续对以电竞为核心的优质内容进行投入,布局电竞产业链,依靠“主播日常直播+赛事直播+自制赛事”,试图构建自身的游戏产业生态。 

只是,面对用户增速放缓、体量趋于稳定的游戏直播市场,斗鱼也无能为力。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中国网络直播行业商业模式创新与投资机会深度研究报告》显示,我国游戏直播的市场增速近年来一直处于下滑的趋势,其中2017年,我国游戏直播市场规模的增速曾达到188.5%,而到了2019年便下滑至34.7%,预计2022年将进一步降至20%以下。

腾讯或成最大赢家?

对于整合虎牙以及斗鱼,由于市场的变化,腾讯实际上有着迫切的愿望。

如上文所述,一方面,快抖、B站正在强势入局,欲蚕食游戏直播“大蛋糕”,而游戏一直以来都是腾讯的战略重心,且这点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发生改变,因此,腾讯欲进一步巩固自己在游戏直播领域的主导权。加之字节跳动在游戏直播的进攻也在加速,腾讯需要做好更牢固的防患。

另一方面,作为虎牙和斗鱼的第一大股东,腾讯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左右手互搏。事实上,腾讯IEG去年就成立了游戏直播业务部,其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平衡斗鱼、虎牙、企鹅电竞三家之间的竞争、控制整体消耗。

在互联网行业,头部的两家公司合并并不是新鲜事,不管是互联网视频行业,还是其他行业的美团和点评、58和赶集、滴滴和快的等,双巨头的合并无一不深刻改变了行业战略格局。如果斗鱼和虎牙的合并事宜能够最终落地,又会给双方,甚至行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斗鱼与虎牙的业务重合度极高,但两者的侧重点其实不同。斗鱼最强势的地方在端游、电竞、主机等重度游戏领域以及游戏品类的多元化,而虎牙的侧重点在手游以及自身强大的创收能力。因此两大平台的合并,如果操作得当,依旧可以起到互补的作用。

此外,鱼虎合并可以认为是强强联手,将进一步巩固它们在直播领域的地位。同时,合并也有利于双方将更多的资源集中化,结束恶性竞争后二者互相反哺,财报业绩也许会更好看。

斗鱼、虎牙是国内排名第一、第二的直播平台,根据艾瑞咨询数据,2019年中国游戏直播行业营收达208.1亿元,虎牙和斗鱼的市场份额分别为40.25%和35.00%。

而鱼虎背后的腾讯,或许会成为本次交易最大的赢家。合并后,新主体将进一步拥有压制B站、抗衡快手的能力,假如企鹅电竞业务也合并其中,届时腾讯将牢牢占据市场领先地位。

腾讯极力撮合,斗鱼和虎牙合并终于落地
2020-08-11 09:42:52   source:网络转载

斗鱼和虎牙合并一事,终于尘埃落定了!

斗鱼刚刚宣布,公司董事会已收到腾讯于2020年8月10日发出的不具约束力的初步建议书,建议斗鱼与虎牙以换股的方式进行合并。

欢聚时代YY宣布,向腾讯转让3000万股虎牙B类股份,价值8.1亿美元。

稍后时间,虎牙也宣布收到腾讯的合并提案,腾讯建议虎牙与斗鱼根据适用法律进行股份换股合并。 

 

8月5日,斗鱼、虎牙就又传出了合并传闻。据彭博报道,腾讯正推动合并斗鱼和虎牙的谈判。知情人士表示,合并后,虎牙和斗鱼将保留各自的平台和品牌,同时与腾讯旗下的电子竞技平台eGame进行更密切的合作。

事实上,腾讯推动斗鱼、虎牙合并之举早有端倪。2018年底,在斗鱼赴美上市前,因担心斗鱼上市会冲击虎牙股价,腾讯就提出斗鱼、虎牙合并的构想,不过没有成功。一年后,腾讯于2019年底再次提出促成鱼虎合并的计划,当时双方虽然坐上了谈判桌,但并未达成一致。

腾讯在虎牙、斗鱼都持有大量股份,其中前者占股37%,后者占股38%,拥有推动双方合并的最强动力。

 

再加上今年4月,腾讯以约2.6亿美元的价格从欢聚集团手中收购了1650万股虎牙B类普通股,从而将其在虎牙平台上的投票权提升至50.9%。业内认为,腾讯成为虎牙和斗鱼第一大股东之后,两家合并的可能性大大提高。

据估计,斗鱼、虎牙合并之后,将会打造出一个拥有超过3亿用户、总市值达100亿美元的直播巨头,巩固腾讯在中国游戏和社交媒体领域的领先地位。

近年来,快手、抖音以及B站的强势入局给包括斗鱼、虎牙在内的老牌直播平台造成了巨大压力。

斗鱼虎牙的合并事宜最终落地,则可以减少内斗,并达到压制B站、抗衡快手的效果。假如企鹅电竞业务也合并其中,届时腾讯将牢牢占据市场领先地位。

鱼虎内斗,“不相上下”

根据斗鱼和虎牙的财报,对比发现,这两个直播平台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

斗鱼2019年总净营收为人民币72.832亿元(约合10.411亿美元),与2018年的人民币36.544亿元相比增长99.3%。 

虎牙2019财年总净营收为83.745亿元人民币(约合12.029亿美元),与2018财年的46.634亿元人民币相比增长79.6%。

5月份,斗鱼与虎牙一前一后也都发布了2020年Q1财报。

从业务上来看,二者的营收构成是相同的,分为两部分:直播、广告以及其他。具体而言,今年一季度,虎牙直播收入占比94%,广告及其他收入仅6%;斗鱼直播收入占比93%,广告及其他收入占比7%。

业务上的高度相似,也使得二者的营收受到了相同因素的影响。其中,在解释直播业务的增长时,斗鱼、虎牙都提到了用户付费率的提升;对于广告以及其他业务实现增长的解释,则都涉及公司品牌知名度的提高以及客户需求的增长。

此外,从财报数据上来看,斗鱼、虎牙之间的差距正在逐渐缩小。

2020年第一季度,虎牙的总营收为24.12亿元,高于斗鱼的22.78亿元。这比二者去年四季度的业绩还要接近:去年四季度,虎牙的营收为24.675亿元,斗鱼则是20.6亿元。

在营收增速方面,虎牙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长了47.8%,低于斗鱼的53.0%,而去年第四季度,二者的营收增速分别为64%、77.8%,其中虎牙的增速首次出现环比下跌的情况,是导致斗鱼与虎牙营收差距,较前几个季度进一步缩小的关键因素。

同期,虎牙的净利润低于斗鱼,前者为1.712 亿元,后者为2.545亿元。

在用户方面,虎牙今年一季度保持了一贯的优势,其移动端MAU达7470万,同比增长了38.6%,斗鱼则是5660万,同比增长15.3%;去年第四季度二者的MAU分别为6160 万、5440万,同比增速分别是21.5%、29.3%。

其中,斗鱼在一季度的付费用户达到了760万,比2019年同期的600万增长26.2%;虎牙则是610 万,与去年同期的540万相比增长13.0%。

在用户的付费水平方面,虎牙虽然仍高于斗鱼,但已经出现了下降的趋势。财报显示,虎牙今年一季度的ARPPU(用户平均收益)为372.9元,与上个季度相比减少了87元;斗鱼今年一季度的ARPPU为278元,在稳步提升的同时也缩小了和虎牙的差距。

迎战快抖、B站,“有心无力”

伴随着2019年开始的快手、抖音入局、B站加大投入力度,游戏直播行业进入了一个新的竞争阶段。

快手,2016年开始发力游戏直播内容;2019年7月公布日活达3500万,12月超5100万,其中仅在10月12日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的首轮小组赛的前5个小时里,快手平台上用户在线观看人数就突破2500万。

B站,先是2019年底,斥巨资8亿元从一众游戏直播玩家手中挣得未来3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国地区的独家转播权,随后又高调签约昔日斗鱼一姐冯提莫,网传签约价格高达5000万。从其一系列的动作来看,B站在直播上的野心越来越大。

反观鱼虎,正在遭受活跃用户流失——斗鱼2020年第一季度整体月活较3个月前减少了770万用户,根据财报数据计算,一季度斗鱼移动端用户新增220万,那么斗鱼PC端用户减少了约950万;

虎牙整体新增了110万用户背后,则是移动端为PC端的流失填坑,2020年第一季度虎牙移动端新增用户为1310万,可以计算出PC端虎牙流失了约1200万用户。 

疫情下,带来的移动端增长并非是增量,而是原有PC端用户的转化。陈少杰在财报会议中也证实:“PC端MAU(月活跃用户数)下降因为卫生事件影响,网吧倒闭。这部分PC端用户的观看习惯迁移到了个人电脑或手机端。”

即便如此,斗鱼还是流失了约550万用户。虎牙勉强接住了PC转化来的用户,但用户付费意愿被削弱了,这也导致在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和营收上环比首次出现了下滑。

此外,在快抖、B站们的进攻之下,斗鱼、虎牙还意识到自身存在“营收结构单一”的问题,并决定尝试破圈。

近年来,虎牙专门成立了PGC中心做自制内容,邀请娱乐圈艺人助阵,将内容拓展到非游戏方面。在2020年一季度的业绩会上,虎牙首席财务官刘晓钲还表示,虎牙已推出新的游戏陪玩产品,还将在电商直播领域发力。

然而,虎牙想圈地的每一个池子里,都已有劲敌:比心陪练2014年就已上线,如今用户规模已经超过3000万,大神陪练师超过300万。作为游戏陪练市场的后来者,虎牙并不具备优势,财报数据也已经佐证。

斗鱼的目标更清晰,其选择继续对以电竞为核心的优质内容进行投入,布局电竞产业链,依靠“主播日常直播+赛事直播+自制赛事”,试图构建自身的游戏产业生态。 

只是,面对用户增速放缓、体量趋于稳定的游戏直播市场,斗鱼也无能为力。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中国网络直播行业商业模式创新与投资机会深度研究报告》显示,我国游戏直播的市场增速近年来一直处于下滑的趋势,其中2017年,我国游戏直播市场规模的增速曾达到188.5%,而到了2019年便下滑至34.7%,预计2022年将进一步降至20%以下。

腾讯或成最大赢家?

对于整合虎牙以及斗鱼,由于市场的变化,腾讯实际上有着迫切的愿望。

如上文所述,一方面,快抖、B站正在强势入局,欲蚕食游戏直播“大蛋糕”,而游戏一直以来都是腾讯的战略重心,且这点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发生改变,因此,腾讯欲进一步巩固自己在游戏直播领域的主导权。加之字节跳动在游戏直播的进攻也在加速,腾讯需要做好更牢固的防患。

另一方面,作为虎牙和斗鱼的第一大股东,腾讯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左右手互搏。事实上,腾讯IEG去年就成立了游戏直播业务部,其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平衡斗鱼、虎牙、企鹅电竞三家之间的竞争、控制整体消耗。

在互联网行业,头部的两家公司合并并不是新鲜事,不管是互联网视频行业,还是其他行业的美团和点评、58和赶集、滴滴和快的等,双巨头的合并无一不深刻改变了行业战略格局。如果斗鱼和虎牙的合并事宜能够最终落地,又会给双方,甚至行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斗鱼与虎牙的业务重合度极高,但两者的侧重点其实不同。斗鱼最强势的地方在端游、电竞、主机等重度游戏领域以及游戏品类的多元化,而虎牙的侧重点在手游以及自身强大的创收能力。因此两大平台的合并,如果操作得当,依旧可以起到互补的作用。

此外,鱼虎合并可以认为是强强联手,将进一步巩固它们在直播领域的地位。同时,合并也有利于双方将更多的资源集中化,结束恶性竞争后二者互相反哺,财报业绩也许会更好看。

斗鱼、虎牙是国内排名第一、第二的直播平台,根据艾瑞咨询数据,2019年中国游戏直播行业营收达208.1亿元,虎牙和斗鱼的市场份额分别为40.25%和35.00%。

而鱼虎背后的腾讯,或许会成为本次交易最大的赢家。合并后,新主体将进一步拥有压制B站、抗衡快手的能力,假如企鹅电竞业务也合并其中,届时腾讯将牢牢占据市场领先地位。

微信咨询
关注公众号

湛江鼎联互联网信息有限公司

18475930325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Company address:广东省湛江市赤坎区东园西18号

湛江鼎联互联网信息有限公司

微信咨询
关注公众号